时时彩平台评测网

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手機版

拇指閱讀 > 女頻 > 穿越 > 棄妃也瘋狂

棄妃也瘋狂

莎含作者 著

穿越完結

由作者莎含所著小說《棄妃也瘋狂》又名《斗破龍榻:棄妃也瘋狂》主角是姬如雪冷映寒等。書中主要講述了:一朝穿越,姬如雪竟弄得遍體鱗傷,姬如雪沒想到自己穿越過來的人物設定就是一個心狠歹毒的女人!但是姬如雪偏偏招惹上了擁有志高全力的冷映寒,姬如雪沒想到自己一直是冷映寒的一顆棋子!誰會愛上一顆棋子!...

30萬字 更新:2019-04-29 16:44:17

在線閱讀
分享到:

收藏書架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由作者莎含所著小說《棄妃也瘋狂》又名《斗破龍榻:棄妃也瘋狂》主角是姬如雪冷映寒等。書中主要講述了:一朝穿越,姬如雪竟弄得遍體鱗傷,姬如雪沒想到自己穿越過來的人物設定就是一個心狠歹毒的女人!但是姬如雪偏偏招惹上了擁有志高全力的冷映寒,姬如雪沒想到自己一直是冷映寒的一顆棋子!誰會愛上一顆棋子!

神醫富豪

《棄妃也瘋狂》節選免費試讀

冷映寒將這番話說完后,很是意味深長的看了姬如雪一眼。

姬如雪心里對他恨的牙癢癢,當下卻又不能把他怎么樣,只好低眉,當作沒看到。

“臣妾叩謝皇上恩準。”姬如梅語帶欣喜的回復了冷映寒后,側身笑看向姬如雪說,“臣妾定會好好勸解妹妹的。”

姬如雪有點想哭——誰要你勸解啊。

“但愿如此。”冷映寒冷笑的看著姬如雪,這女人這時候倒是想起來裝看不見了。

姬如雪心說我就是裝聽不見看不見你們能把我怎么樣?

三個人都是心懷鬼胎,卻各自都沒有揭穿。

冷映寒來把姬如梅給接走,兩人去過二人世界,姬如雪面無表情的朝自己小屋走去,越想越不甘心。

春香跟在她的身后碎碎念道,“姑娘,姬貴妃待會肯定會勸說你進宮的,而且剛才皇上也說了,只要你答應,立馬就可以進宮,姑娘你不是不喜歡每天這么早起來去做早課誦經嗎?那不如答應了姬貴妃,早日進宮,豈不是就可以逃脫了?”

“胡說。”姬如雪想也沒想的反駁她,“我是那種為了逃避早課誦經就妥協進宮的人嗎?”

春香看著她不說話,心說我倒是希望姑娘你是這種人啊。

哎,別人非要姑娘進宮,姑娘卻想盡辦法不想進宮,她可從來沒見過這樣詭異的情況。

“你以為進宮好玩嗎?”姬如雪歪頭看向春香。

春香搖了搖頭,認真道,“但是進宮后姑娘就不用在寺院受苦了。”

“哪有苦,我過的不是很好嘛。”姬如雪擺手道。

“可是姑娘你昨天還抱怨只能吃素,每次還去冒險偷祈愿池里的鯉魚吃,早課的時候也不認真誦經,跪這么久腿會疼受不住……”

“好了春香。”姬如雪哭笑不得的打斷她,“你倒是全都記得清楚啊。”

春香懵懂,嘆了口氣說,“這些姑娘總是抱怨,我每件事都聽過三五次以上,自然是記得的。”

姬如雪伸手摸了摸鼻子,聳了聳肩膀說,“抱怨歸抱怨,可若是拿這里的生活更皇宮里的生活相比,我寧愿一輩子在這里。”

春香被她的回答驚呆了,愣了一會才無奈道,“為什么?”

“因為啊,皇宮太可怕了。”姬如雪笑了笑,便轉身朝清真的小院走去。

春香在她身后聽的茫然,皇宮很可怕嗎?哪有,明明世人都說進了皇宮便是一世榮華富貴享之不盡,而且那里無論環境還是吃食都比這清苦的寺院要好很多啊。

真是不懂姑娘的想法。春香無奈的笑了笑,快步跟了上去。

姬如雪明白春香的性子單純有些迷糊,大道理看不懂,但是卻有幾分小聰明,也聽話,這樣的人最討她喜歡了。

只是如果進了皇宮,春香這樣的性子要在那里面生存,可能有點麻煩。

她回頭看了看春香,嘴角輕勾,露出一抹略帶無奈的笑容。

罷了,反正她進皇宮也不想爭什么,只要離那些女人遠點,不被戰爭設計便好,好好過自己的小日子,也不怕那些陰謀詭計來襲擊。

只不過她剛這么想,腦子里就出現了姬如梅的臉。

嘖,看來想要好好過自己的小日子,有些困難。

她有預感,姬如梅一定不會讓她太好過。

到了清真的小院,對方正在煮茶,一陣幽香環繞在院子中,清新怡人。

她站在一旁安靜的看著清真動作優雅嫻熟的煮茶,翠綠色的茶杯在陽光下顯得發亮,那種青綠的光芒十分討喜,姬如雪目不轉睛的看著。

清真生的十分俊俏,風骨上乘,是個猶如謫仙一般的人兒。

單是看著他,便也會讓人心生舒暢。

姬如雪看著看著,一時間有些惆悵。

要是清真不是出家人,她說不定就會想辦法追人了。

這么好看的一個人,若是得不到,怎么說也會讓人覺得遺憾。

愛人之心人人皆有。她伸手捏了捏臉頰,在心里嘖了一聲。

突發奇想,若是這姬如雪長得比姬如梅要好看,那冷映寒說不定就不會對人這般脾氣了。

姬如梅長得很美,是一種猶如冷傲寒梅般的美。

可若跟那漂亮姐姐比起來,姬如雪的長相秀麗,只能算是那淡雅白蓮,風華容貌都遠不及那白雪中讓人驚艷的紅梅。

等到清真斟好茶,抬眼看向她時,姬如雪才慢吞吞的走了過去,端起清真遞給她的茶杯舉到鼻前輕嗅。

茶香清幽好聞,讓她微皺的眉頭瞬間舒展。

“雖然我不懂茶,但是看這茶色清亮茶香迷人,應該很好喝?”姬如雪抬眼看向對面的清真師傅。

清真淡淡一笑,“若是與住持相比,還差得遠。”

住持嗎?姬如雪茫然的想了想,倒是沒看出住持是個會煮茶的人。

她就著杯口輕抿,溫潤的茶水劃過嘴唇,流入喉嚨,先苦后甜,回味無窮,卻是好茶。

“很好喝。”她由心贊嘆,“那主持的茶豈不是更好喝?”

若說清真的茶還比不過住持的,那么住持的煮得茶應該就更好喝了。

“你想喝最好喝的那杯?”清真卻是不答反問。

姬如雪挑眉笑道,“住持的不是最好的嗎?”

“自然不是。”清真微勾了眉眼,笑意溫和,“遠在住持之上的還有一人,但他卻從不輕易動手,在他之后,怕是沒人的茶藝能夠比的過他。”

“哦?這人是?”姬如雪來了興趣,好奇問道。

清真卻只是笑了笑,沒有回答。

他微微垂首,神情安靜的給自己斟了杯茶。

“這人你總有天會知道的,到時候若想討他一杯茶喝,怕是不易。”

姬如雪眨了眨眼,“有這么難嗎?不就是一杯茶,我還可以給他提供茶葉和茶具。”

清真抿了口茶,笑看了她一會,開口轉了話題。

“你這次前來,莫不是又有何煩心事?”

姬如雪頓時微微苦了臉,有些敗興的放下茶杯,嘆了口氣說,“剛才皇上來了。”

清真笑而不語的看著她。

“他跟我姐姐說,哪天勸說我愿意進宮,哪天就可以同姐姐一起回去。要勸說我進宮,那他真是八輩子也別想的事情,但是如果我不去,我姐姐就要一直在這陪我到一年后,這簡直……”簡直讓她想揪著姬如梅的衣領分分鐘扔回皇宮去。

看著姬如雪愁苦的面容,清真微覺好笑。

“如你所說,皇宮若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那你抗拒進宮,是因為害怕?”他看著她。

姬如雪一愣,接著撇開目光說,“若說怕,我可是個愛惜生命的人,威脅到了自己生命的事情自然是怕的。可你聽過一句話沒有?”

她又看向清真。

清真微微頜首看她,表示洗耳恭聽。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姬如雪語氣悠悠的說道,“進宮,就失去了自由,我可是為了自由,連生命和愛情都可以拋棄的人哦。”

她眨了眨眼,略帶俏皮的看著清真。

清真面上雖然依舊淡然,心中卻在震驚她剛才說的那段話。

有如此覺悟,她果真不是一般人。

姬如雪見清真看著自己久久不說話,便知道他肯定在驚訝自己剛才那番話,連忙又道,“其實這也是我從別人那里聽來的,覺得很有感悟,清真師傅你說是不是?”

清真點點頭,笑著答,“的確很是精辟深刻,給人一種醍醐灌頂的感覺。”

姬如雪扯動嘴角笑了笑,覺得自己不應該如此輕易說出這樣的話來,這樣很容易招人懷疑的。

于是她轉了轉眼珠,盯著清真師傅看了好一會。

清真師傅不明原因,最后被她盯的受不了,開口無奈道,“這般盯著我看,是怎么了?”

“清真師傅,不會將我剛才說的話告訴皇上吧?”她可憐巴巴的開口。

女人就是要善用自己的演技和皮囊啊。姬如雪在心里感嘆。

若是清真將她剛才說的話告訴冷映寒,那她想要逃出皇宮的想法幾乎要破滅了,按照冷映寒跟自己杠上了的態度,一定會找人專門看著她。

好在清真師傅應該不是這樣的人。

他聽了后淡然一笑,“自然不會,這只是你和我一次閑聊,就算皇上問起,也無需奉告。”

姬如雪這才收起那可憐巴巴的眼神,轉而笑彎了眉眼。

她起身,見天色不早,準備離開。

“對了,今天還要謝謝你。”姬如雪轉頭看向清真,一臉真誠的道謝,“若不是你幫我修改祈愿池鯉魚的記錄,今天可就出事了。”

清真微微皺眉,不解道,“修改記錄?”

他雖然知道姬如雪在偷拿祈愿池里的鯉魚烤來吃,卻從來幫忙,眼下姬如雪這番話他自然也不明白。

姬如雪見清真師傅一臉不解,意外的咦了一聲,訝然道,“不是你修改的?”

那還會是誰?

她將自己和姬如梅在祈愿池看見紅鯉魚缺少的事情跟清真說了一遍,聽采雪回報說記錄中并沒有缺少鯉魚的時候,她還以為是清真幫忙修改的。

清真聽后,淡笑道,“這我可不知,記錄的事情是主持負責的,你若想知道,可以去問他。”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X

掃一掃,查看手機端!

时时彩平台评测网 00-01拉齐奥 夹猪珠电子游戏 图卢兹市 美国瓦伦西亚 维戈塞尔塔vs巴塞罗那 海盗王返水 曼联壁纸 沃尔夫斯堡与拜仁 斯图加特图书馆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