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评测网

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手機版

拇指閱讀 > 女頻 > 言情 > 余生甜記雜談

余生甜記雜談

奈奈作者 著

言情完結

由作者奈奈所著小說《余生甜記雜談》主角是安靜季先生等。書中主要講述了:人的一生會遇見很多的人,回想起來人生就是不停的相遇,相知,分離,和相守,遇見的人呢,有的會帶給你一些甜,有的會帶給你一些苦!安靜與紀先生的相遇相知也是有苦有甜,但更多的,是甜吧!...

8.2萬字 更新:2019-04-29 10:50:06

在線閱讀
分享到:

收藏書架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由作者奈奈所著小說《余生甜記雜談》主角是安靜季先生等。書中主要講述了:人的一生會遇見很多的人,回想起來人生就是不停的相遇,相知,分離,和相守,遇見的人呢,有的會帶給你一些甜,有的會帶給你一些苦!安靜與紀先生的相遇相知也是有苦有甜,但更多的,是甜吧!

神醫富豪

《余生甜記雜談》節選免費試讀

后來,很多天之后,我已經快要忘記小小季先生這個人。顧女士每天都很忙,每天早上,他們就像打仗一樣地起床、吃飯,然后該上班的上班,該上學的上學,然后,偌大的房子里,只留下我和五十歲左右的保姆奶奶。

保姆奶奶打掃衛生,我就對著花園里的花兒和小樹說話。終于有一天,顧女士在上班時間急匆匆趕回家拿遺忘在家里的文件時,看見了坐在花園里自言自語的我,就嘆了長長一口氣。但轉瞬就拿出她雷厲風行的一面,不容置疑地說:“安靜,過幾天媽媽送你去幼兒園。”

“好呀。”

我開心地跳起來,聽說幼兒園里有很多小朋友,還有很多好玩的東西,至少去上幼兒園就要跟大人離別這件事嘛,我是一點兒都沒有放在心上,反正,就算不上幼兒園,白天也是要跟他們“離別”的。

但這一天,發生的“重大”事件遠不止這一件,這一天,我再次見到了季先生。

那是夕陽瑰麗的傍晚時分,我正坐在落地窗前憧憬著上幼兒園后的美好時光,有好幾輛卡車從遠處開過來,最終停在了我家旁邊那棟一直空著的別墅旁,是來了新鄰居,我對這事并不關心,于是便低頭繼續看我的漫畫書。

當看到,公主吻了青蛙之后,青蛙突然變成帥氣的王子時,我聽見有人在敲窗戶玻璃的聲音,抬頭的時候,就看見了小小季先生,他像那天一樣,穿小小的黑色西服,打紅色的小領結,隔著窗戶玻璃對我笑。彼時,夕陽正好,有暗暗幽香自花園里飄進來,夕陽的余暉落在小小季先生身上,他笑得比夕陽還要好看。

“是你……”

我打開窗戶,早已忘了“才不要跟他見面”的誓言。

“我們又見面啦。”他歪著頭看著我,大概是想從我的臉上確認我有沒有在生氣,然后,認真地說,“安美麗。”

“我叫安靜。”我心里雖然喜歡,喜歡再次見到他,喜歡他叫我安美麗,但仍然學著顧女士平時的樣子,矜持又故作冷漠地說,“你以后不要亂叫我。”

“好的……”他笑,“安美麗。”

“喂!”

“好的……”他在我生氣前微笑著說,“安靜,很高興再次見到你。”

“你怎么會在這里?”我還在好奇,他是怎么知道我家住址的,他卻給出了一個十分驚人的答案。

他說:“因為我家在這里。”他指指身后,那里,搬家工人們正在將家具搬進那棟空置很久的別墅里。

我下意識地問:“為什么?”

“因為我說過,我們會再見面的。”

“哦。”那時候的小小季先生雖然顯得誠懇又認真,但我并不太相信,作為小孩子的我們,又怎么可能左右大人,說服大人做出搬家這種重大的決定呢?

所以啊,一切不過是個巧合罷了,但即便是這樣,那時候的我,也仍然喜歡這樣美好的巧合——小小的季先生說,我們會再見面的,于是,然后,我們就真的再見面了。

但是,后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對季先生越來越了解之后,我便開始懷疑,那個“巧合”也許并不是一個巧合,因為,后來我所了解的季先生實在不是一個將“夢想”

寄托在“巧合”上的人。

這個未解之謎,在隨后的若干年里,一直困擾著我,直到要離開C城去遠方讀大學,我終于沒有忍住,問了季先生。

那是個星光密布的夜晚,我躺在與臥室連接的露臺上看星星,季先生在我的臥室里認真仔細地幫我核對著我要帶的行李。

他拿著個小本子,對著我打開的行李箱,像一個檢查作業的老師一般,一件一件地核對里面的東西,每核對一樣,就在小本子上所列的清單地勾掉一件。

“安迷糊,筆記本的電源線帶了嗎?”

“好像有吧……”我無心認真回答他的問題,因為我心里還有更重要的事。

“安迷糊,你的羽絨服呢?B城的冬天會很冷。”

“不知道……”

“常備的感冒藥帶了嗎?”

“不知道……”

“錄取通知書和其他證件呢?”

“不知道……”

“安迷糊,你要去上哪個大學?”

我下意識地答:“不知道……”

答完了,才反應過來,自己又走了神。

“那你知道什么呢?安迷糊?”季先生走到露臺上,笑望著我,一雙眼睛比天上的星星還要亮。

“我知道有什么沒有帶。”

他笑:“是什么?”

“是……”我突然有點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假裝轉頭去看星星,話到了嘴邊突然就改了詞,“大麥……”大麥我是養的一只調皮又帥氣的金毛犬。

“嗯。還有呢?”

“還有……”我終究還是有點不甘心,像蚊子哼哼一樣說,“你……還有你……”

“嗯?”季先生真是大大地變壞了,他明明就聽見了,卻假裝沒有聽清。

我就有點被人看穿的氣急敗壞:“我說,我想把你和大麥一起裝在行李箱里帶走。”

也不知道是哪里來的勇氣,我就那樣字句分明地說出了那句話,大概是因為那晚的夜色太美,季先生太好,我怕我去了B城,就有別的漂亮小妞把季先生給拐走。

“喂,安迷糊……”

季先生看著我,大概是想說什么,卻突然眼眶微紅起來,他目光灼灼地看著我,仿佛突然之間不知道說什么好。

早在一年前,季先生就遠赴美國念商科,這一次,是特地在我上大學之前飛回來見我,此次一別,我們便又要遠隔重洋了。一向開朗的我,突然就有點莫名傷感起來。

“安迷糊……”季先生走過來,坐在我旁邊的椅子上,并不看我,只是看著遠處的天空,“還記得嗎?六歲的時候,我說,我們還會再見面,然后,我就來見了你。”

我不說話,像他一樣望著滿天的繁星。

他繼續說:“安迷糊,你不需要將我裝在行李箱里帶走。”

“為什么?”

“因為……”他轉頭看我,一雙眼里像落進了滿天的星光,“你一直住在這里。”他說完了,指指自己的左胸口,帶著十分認真和一點羞赧看著我。

“那里面又沒有房子,要怎么住?”大概是因為心跳得太快,我又開啟了“嘴硬”模式。

“有啊。”季先生笑,“從見到安迷糊的第一天,那里就開始慢慢一天一天在蓋一座城堡了。”

“哦。”我一邊假裝聽不懂他的話,一邊暗自慶幸,夜色遮住了我早已紅得發燙的臉。

“安迷糊,安心去上大學。”他收斂了笑容,認真地說道,“我會回來看你。等你大學畢業的時候,我一定會回到C城,不會再離開。”

他說完了,像是怕我不相信一般,又小心翼翼地問:“安迷糊,你相信我嗎?”

我沒有立刻回答他,卻突然地想起了那個由來已久的未解之謎:“季先生……”

“嗯?”他輕聲應和。

“那年,你家搬到我家旁邊,只是巧合嗎?”

“你覺得呢?”

“一開始以為是……”我望著他,“后來覺得不是。”

他笑:“不是。”

我雖然心中早已猜到,卻仍然十分詫異:“你是怎么做到的?說服你的爸爸和媽媽?那時候你才六歲。”當年的我可是無論如何也改變不了顧女士的想法的。

“我沒有說服王女士。”他像是想起了往事,臉上露出一點點小男孩才有的得意,“我只是跟王女士做了個‘交易’。”

他口中的王女士,便是他的母親大人,那是個跟顧女士一樣,說一不二、很有主見的現代女性。

“什么交易?”我的好奇心徹底被他勾起來。

“也沒什么……”他狀似不經意地說,“我答應王女士,從那之后不再吃冰激凌,如果能做到,王女士就答應我搬到你家旁邊做鄰居。王女士考察了我兩個月后,履行了約定。”

我幾乎震驚得說不出話來,原來季先生從來都不吃冰激凌是因為這個嗎?也許不吃冰激凌對于有理智的成年人來說是件很容易做到的事,可是,對于六歲的季先生來說,那是件需要多大的意志才能克制住的事啊。更何況,小小季先生一家搬過來之后的很長一段時間里,我曾經聽過顧女士無數次在我耳邊念叨過這樣的話:“安靜,你什么時候能跟季允學學?看看人家,才六歲,小小年紀定力多好!聽說只是因為他媽媽怕他吃冰激凌會壞了腸胃,原本視冰激凌如命的一個孩子,突然說不再吃就真的不再吃了!”

原來,小小季先生努力克制住不再吃冰激凌,是為了履行再與我見面的承諾嗎?

“我相信你。”我看著至今仍然不吃冰激凌,但已然變得高大帥氣的季先生,一字一句地說。

“什么?”

“我相信你說的每一句話,我相信你會回到C城,不再離開。”如果六歲的小小季先生已然會用盡全力去實現他對我的承諾,那么,我還有什么理由不去相信已然具備了更大能量的季先生呢?

“可是,季先生,你真的不想吃冰激凌嗎?”已然得到想要的答案和鄭重承諾的我就有點心花怒放,忍不住逗季先生。

“不吃。”季先生假裝板起臉,十分堅決。

“可是冰激凌真的很好吃啊。”

“不要。”

“為什么?”

“做過承諾。”

“但是‘交易’早在你六歲的時候已經達成了,不是嗎?”

“六歲的我發過誓……”他一臉認真,“從此之后,如果偷偷吃了冰激凌,哪怕是一口,就永遠不會見到你了。”

“喂,季先生,你這是唯心主義啊,你知道吃不吃冰激凌,和會不會再也見不到我,是沒有一丁點關系的。”我站起來,“壞心眼”地去臥室的小冰箱里拿了盒冰激凌,又快速跑回季先生身旁。

“要不要嘗一口?”我挖了一大勺冰激凌,壞笑著朝他眨眼睛,“是你最喜歡的香草口味。”

“不要。”他斬釘截鐵地說,“我知道,吃不吃冰激凌,和能不能再見到你,沒有任何關系。”

“嗯,那季先生的‘但是’是什么?”

“但是,我會害怕,安迷糊。”他看著我,像個固執的小男生,帶著些微的撒嬌語氣說,“我害怕萬一誓言真的應驗,我害怕萬一真的再也見不到你,所以,我不要吃,一點都不要吃。”

喂,季先生,你真的好迷信啊,可是啊,我是那么那么喜歡這樣迷信的季先生。

于是,那一晚,或者說,從此之后,我也再沒有吃過冰激凌,我總覺得,六歲時的小小季先生就可以為了我割舍最愛,那么,我也應該與他同甘共苦。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X

掃一掃,查看手機端!

时时彩平台评测网 赛马会平特一肖 天津快乐10分开奖视频 河南快赢481开奖结果 天津11选5号码组合 3d历史上没开过的号 足球手抄报之足球之窗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结果是 2017年网上最赚钱项目 新曾道人内幕玄机图 海南环岛赛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