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评测网

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手機版

拇指閱讀 > 女頻 > 言情 > 我記得我愛你

我記得我愛你

南下江南作者 著

言情連載

由作者南下江南所著小說《我記得我愛你》主角是沈長時秦朝暮等。書中故事主要講述了:秦朝暮很郁悶自己明明就是擦了一下鞋子就被人說成窮講究了!秦朝暮從大城市來到這個小山村支教剛到村里就有人告訴她不要搭理一個叫顧海生的人,但是偏偏來接自己的人就是顧海生!秦朝暮不知道自己要在這里過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適應這里窮困的生活?...

22.2萬字 更新:2019-04-25 13:27:42

在線閱讀
分享到:

收藏書架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由作者南下江南所著小說《我記得我愛你》主角是沈長時秦朝暮等。書中故事主要講述了:秦朝暮很郁悶自己明明就是擦了一下鞋子就被人說成窮講究了!秦朝暮從大城市來到這個小山村支教剛到村里就有人告訴她不要搭理一個叫顧海生的人,但是偏偏來接自己的人就是顧海生!秦朝暮不知道自己要在這里過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適應這里窮困的生活?

神醫富豪

《我記得我愛你》節選免費試讀

汽車抵達辛鎮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因為剛下過一場雨,這個南方的小鎮到處都泥濘不堪。

秦朝暮下了客運,把自己的行李箱搬了下來,一會兒的功夫,鞋子上就沾滿了泥水。

她看了眼自己鞋面上星星點點的污漬,頓時有些后悔穿了雙白色的鞋。

倒不是因為怕臟,而是待會兒得去和這邊安排的人見面,自己現在這副狼狽的樣子,實在是不好見生人。

她想了想,從包里翻出一包紙巾,仔細將鞋面擦了擦,這才安心的出站往馬路邊走。

因為沿途到處都是泥巴,她沒敢拖著行李箱,而是用手拎著。

箱子有些重,她雙手拎都有些吃力,路過車站門口的一家小賣部的時候,耳邊隱隱傳來一聲嗤笑,她不由側頭。

入眼是個高大的男人,斜倚在商鋪柜臺上,一手把玩著手里的打火機,一手夾著煙往嘴邊送,那模樣,要多不羈有多不羈。

他的眼神看向她所在的方向,帶有一點鄙夷之色,剛才那一聲嗤笑并未表明是針對自己,但現在,秦朝暮幾乎可以認定,那人的確是在針對自己。

她忍不住蹙眉。

“你笑什么?”

那人并未回答她,而是轉身將打火機丟在身后的柜臺上,也不看她,丟了句“窮講究。”就邁開長腿走遠了。

秦朝暮看著男人的背影,被他那句“窮講究”弄得莫名其妙,又看了看被自己拎在手里的行李箱,瞬間明白過來對方原來是在說這個。

頓時一陣無語。

“哎,大妹子,不是本地人吧?大城市來的?”男人方才倚著的那間小賣部里,一個胖乎乎的中年男人俯身趴在柜臺上笑著問。

秦朝暮轉過頭,對方口中那句“大城市”,莫名讓她覺得有些刺耳,她沖那人禮貌地笑了笑,并未多答,準備繼續往馬路邊上走,那邊安排來接自己的人應該快到了。

但對方似乎并沒有打算放過她,接著沖她喋喋不休:

“看你那穿衣打扮就知道你肯定不是咱這的人,我們這個小地方,比不得你們大城市,泥巴路是多了點,年年說翻新也沒個動靜……你別理顧海生那臭小子,他平時最看不得那些大城市來的嬌小姐,妹子我看你就是愛干凈了點,跟她們還是不一樣的。”

“剛剛那個人叫顧海生?”她問。

“是呀,你認識?”她這么一問,對方似乎挺好奇。

“不,不認識。”秦朝暮擺了擺手,“就覺得這名字挺像個漁夫的。”她在心里說。

末了,沖那人笑了笑,提著箱子上了馬路邊。這邊比剛才那段干凈了不少。她將箱子放下來站在路口等接她的人。

沒過一會兒,手機就響了。

是個陌生號碼,想必是人來了,她沒有任何猶豫就按下了接聽。

“喂?”

“秦朝暮?”

“嗯,我是。”

“我是育苗希望小學派來接你的人,你現在在哪?”

“你好,我現在在車站大門口的第一個路口邊上,穿淺灰色風衣,你過來,一眼就能看到我。”

“呵,看到了,等著。”

掛斷電話后,秦朝暮被對方掛斷前的一聲“呵”弄得皺了皺眉。

直到耳邊響起一串汽車的喇叭聲,她才從疑惑里回神,看向聲音的源處,頓時明白了電話里那聲“呵”究竟是什么意思。

左前方一輛面包車停了下來,而駕駛座上的那個人正是剛剛嘲笑自己窮講究的顧海生。

而她也幾乎瞬間確定,顧海生就是這邊安排來接她的人,心里不由好笑,古人造出“冤家路窄”這個詞果然不是空穴來風毫無根據。

但她從來不是個愛計較的人,走過去沖顧海生簡單打了個招呼,就拉開后門先將行李箱放了進去,接著自己坐進去,關門。

整個動作一氣呵成。

“秦小姐似乎很確定我就是來接你的人。”顧海生發動汽車,問。

“呵,”秦朝暮輕笑,“我想,可能是顧先生的笑聲令人印象深刻吧。”

“哦,連我姓何名誰都打聽出來了,秦小姐果然好手段。”顧海生輕嘲。

“過獎了顧先生。”她淡笑。

“突然很好奇,秦小姐不好好在繁華似錦的大都市里呆著,跑來我們這種窮鄉僻壤做什么呢?如果我是秦小姐,一定會好好待在家里做養尊處優的大小姐。”

“那顧先生又為什么不做個漁夫呢?顧海生這名字和漁夫倒是很配。”秦朝暮絲毫不退讓。

“希望你面對困難的能力可以跟你的嘴皮子一樣厲害。”這話里有惱羞成怒的意味。

“借你吉言了。”她依舊淡淡。

接下來的時間,兩人一路無話。

這輛面包車有些年頭了,里面的氣味很難聞,秦朝暮覺得有些頭暈,她把車窗搖到最大,風吹開了額間的碎發,有絲絲細雨打在臉上,整個人頓時清醒了很多。她靠在椅背上,終于放松下來打量這座小城,真的很小,沿河而建,幾乎一眼就能望到頭。

也不知過了多久,天色漸漸暗了,車子早已駛出了城區,入目是三三兩兩堆在一處的農戶,隱約有微亮的燈光透出來,伴隨著炊煙寥寥,透著一股濃濃的生活氣息。

秦朝暮緊了緊身上的風衣,五月初的天氣山里還是有點涼,正前方的顧海生不知道什么時候點了一支煙,車里沒開燈,煙頭的星火格外醒目,她不太喜歡煙味,微微皺了下眉,但一想到他對自己的態度,忍了忍還是沒出聲制止。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腳下已經不再是水泥路,車晃得厲害,秦朝暮在搖搖晃晃的車廂里有些昏昏欲睡,正打算放棄掙扎閉上眼睛睡會兒的時候,車子卻停了下來。

“到了。”前頭的顧海生給車熄了火,沖后面喊。

她被他的聲音嚇得一個激靈,頓時就醒了。看了看窗外,正前方是一個小小的鄉間小診所,標識已經殘破不堪,墻上七扭八歪的寫著“小亮河鄉衛生院”,診所旁邊就是育苗希望小學,教學樓里的燈還亮著,想必孩子們還在上晚自習。

車子停在一個小賣部門邊,那兒站了個中年男人。

顧海生已經下了車,接過中年男人遞過來的煙,那人沖他說了句什么,他微微點頭。

秦朝暮揉了揉發酸的眼睛,打開車門,自己先下車,然后反身去拿行李,還沒提下來,行李箱就被一雙手接過,是那個和顧海生說話的男人。

那人將箱子拎下來放在腳邊,伸出手做自我介紹:

“秦小姐,您好,我是育苗希望小學的校長鐘建國,我代表孩子們歡迎你。”

“鐘校長您好,我是秦朝暮。”秦朝暮禮貌回握。

“秦小姐客氣了,叫我鐘叔就好,大家都這么叫。”

“好,鐘叔,您叫我小暮就行。”

“行,小暮,現在也晚了,我先帶你去住宿的地方,明天早上再帶你去見孩子們。”

說著拿起秦朝暮的行李箱,又轉過身沖此刻正倚靠在車頭抽煙的顧海生道謝,“小顧,今天辛苦你了,叔改天請你喝酒。”

“鐘叔你太客氣了,應該的。”顧海生彈了彈煙灰道。

“你小子,我還不知道你,行了,擇日不如撞日,明兒剛好周五,我讓你嬸子備一桌,一來給小暮接風,二來好好謝謝你,這段時間麻煩你夠多了,記得來。”

“行,天不早了,我就先回了,鐘叔你先忙著。”言罷掐滅了手里的煙,轉身上車發動了車子。

秦朝暮跟著鐘叔往學校里走,走了幾步,又回頭看了眼遠去的車燈,問:

“鐘叔,你跟顧海生很熟?”

“熟啊,認識這小子快五年了。怎么了?”

“沒事,就是覺得他似乎對我有意見。”想起車站初遇時的場面,她實在有些莫名其妙。

“哎?還有這事?”鐘叔似乎也有些困惑,又突然如恍然大悟般拍了下腦門,道,“想起來了,兩個月前從城里來了個女大學生志愿者,一來就嫌這也不好那兒也不好,脾氣是走到哪兒發到哪兒,學校每天都被她弄得雞飛狗跳,這也就算了,最后還不辭而別……”

“不辭而別?”秦朝暮打斷了他的話。

“是呀,不辭而別,那天本來是她的語文課,結果上課半天了人也沒去,課代表去叫人沒人應,后來找到我,我打開門的時候,房間里的東西都搬走了,估摸著是連夜走的。”

“你們就沒有找過?”

“找啊,可她電話打不通,打去學校說她已經退學了,再就聯系不上了,說來也奇怪,自從她走后,后來來的兩個志愿者都那樣,沒來兩天就抱怨太苦,嚷嚷著要走。”

“她們也是不告而別?”

“那倒不是,她們是說清楚了走的。這山里苦,一般人都受不了這個。”鐘叔說著說著不由感慨。

秦朝暮聽罷宛然一笑,“放心吧鐘叔,我沒那么容易走的。”

“你是老周推薦的人,我信得過。不過,你也別怪小顧,那幾個志愿者的事讓他覺得你們都是一群大城市里的嬌小姐,吃不了什么苦,來這就是一時興起,為了體驗一下生活,他要是說了什么你也別往心里去。”

“放心吧鐘叔,我沒放在心上,就是覺得奇怪。難怪他會對我有意見,不過聽你這么一說,我就更得堅持下去了。”她打趣。

“沒放在心上就行,這山里年輕人不多,就你們幾個,以后好相互照應。喲,到了。”

談話間就不知不覺走到了宿舍樓下,樓層不高,就兩層,外面是那種老式樓房的水泥色。樓梯在最左側,樓道里的燈是那種最落后的鎢絲燈,發出的泛黃的光照得人朦朦朧朧,像是鍍上了一層薄霧。

秦朝暮跟著鐘建國上樓,看他拿鑰匙打開了一間房門,開了燈把行李拎進去招呼她進來。

“房間我讓你鐘嬸給你打掃過一遍了,棉被也都曬過,你先整理整理,我先下樓讓你鐘嬸做點吃的給你送過來,這么晚了,你肯定餓了。再有你還缺什么東西,待會兒一并跟她說。”

“行,麻煩鐘叔了。”

“不麻煩,我跟你鐘嬸就住樓下,有什么事叫一聲就行。”

送走了鐘叔,秦朝暮才得空仔細打量這個房間,20平米的樣子,墻面已經泛黃,就一張床一個桌子再加一個衣柜,墻角還放著一個一個桶和盆,應該是洗漱用的,談不上好,但也比想象中的好很多。她打開行李箱,翻出床單被套換上,又把帶來的書放在書桌上,再接著整理了一下衣服,將它們一一放進衣柜,忙完這些她就累得不想動了,往床上一倒,望著眼前發黃的天花板,輕輕呢喃:

“小曦,我來了。”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X

掃一掃,查看手機端!

时时彩平台评测网 吉达国民vs塔什干棉农 比利亚雷亚尔vs莱加内斯直播 重要人物APP下载 意大利那不勒斯 上海时时乐怎么不开奖 火热KTV游戏 2011年法兰克福上海汽配展 北京快乐8开奖作弊 招财鞭炮攻略 日职东京FC对鹿岛鹿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