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评测网

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手機版

拇指閱讀 > 女頻 > 靈異 > 陰陽生涯三十年

陰陽生涯三十年

山西吳彥祖作者 著

靈異連載

山西吳彥祖作者著小說《陰陽生涯三十年》、主角竹萬青在線閱讀。小說主要講述了男主竹萬青陰差陽錯的進入了陰陽先生的這一行,經歷了無數驚悚詭異的事件,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究竟隱藏著些什么,竹萬青從十歲那年就被注定的命運,到最后又會是怎樣的結局?...

19萬字 更新:2019-03-19 13:02:35

在線閱讀
分享到:

收藏書架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山西吳彥祖作者著小說《陰陽生涯三十年》、主角竹萬青在線閱讀。小說主要講述了男主竹萬青陰差陽錯的進入了陰陽先生的這一行,經歷了無數驚悚詭異的事件,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究竟隱藏著些什么,竹萬青從十歲那年就被注定的命運,到最后又會是怎樣的結局?

陰陽生涯三十年

《陰陽生涯三十年》免費試讀

我買了點禮品,坐車到了林九祥的村子,四周的一切基本上沒變,推開林九祥的門,院子里的狗吵了起來,干媽走出來,喊道:“誰啊?”

“我,萬青!”

“哎呀,萬青啊,你放假啦?”干媽看著我一臉喜出望外的驚喜,招手道:“快快快進屋上炕,外面冷。”

我邁步走了進去,把東西放在了地上,干媽開口道:“你說你這孩子,來就來吧,買什么東西啊,你上學也得花錢。”

屋里響起了林九祥的聲音,有氣無力:“萬青來了?”

我邁步進了里屋,看到炕上的林九祥嚇了一跳,臉色滿是疲態,禿頭上本來就沒幾根毛,已經白了不少,短短半年的時間,他像是蒼老了十歲一樣。

“怎么成這樣了?”我瞪大眼睛看著他,有些不敢置信道:“得什么大病了?”

他朝著我擺擺手道:“上炕坐著,幾個月前接手了一件棘手的事情,被傷到了,大難不死已經算是好的了,命中有此一劫,躲不過去啊,你要是在,說不定那個厲鬼就不可能拿我怎么樣了。”

我看著他,心里有些發酸,到底是多厲害的鬼,他的本事我可是知道的,我跟在他身后完全就是個小跟班而已,幫不上多少忙的。

可是他閉口不談,只是問詢著我上學的一些事情,對于現代網絡的東西他一點都不懂,可依然想問問計算機的事情。

我也沒學啥,總不能跟他說,去了半個學期,盡看毛片了。

“你們爺倆坐著,我去買菜,晚上就在這吃啊。”干媽一臉高興的朝著我道:“萬青,你多住幾天。”

我想要吩咐她別瞎忙了,結果人已經出去了。

一下午的時間,林九祥給我講解著《陰陽五書》里面的一些符咒,尤其是開壇做法、起幡兒招魂、陰陽封鬼等一些事情。

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是有一種錯覺,他在給自己安排后事兒。

冬天,天黑的早,五點鐘,外面已經一片漆黑,村里吃飯早,桌子上已經擺滿了飯菜,我吃著飯說著一些學校里的事情,也在悄悄的試探林九祥,他到底遇見什么了。

干媽嘆了口氣,說道:“白毛鬼!”

白毛鬼?什么東西?

還沒等我問,院子外面忽然有人砸門,院子里的狗開始狂吠了起來,干媽出去打開門,沖進來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問道:“林先生在嗎?”

看他那慌慌張張的樣子,我就知道出事兒了。

這人進了屋子,身上的寒氣讓屋子的溫度頓時降了幾度,瞪大眼睛看著林九祥道;“林先生,我爹回來了,不愿意走。”

“是送不走魂兒嗎?”我看著他納悶道:“出棺抬不起來?”

“不是啊,就是他人回來了。”男人臉色很難看,不知道是冷的還是急的,都發紫了。

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納悶道:“回來就回來唄,怎么?你爹跟你媽打架?

不讓你爹回家?”

林九祥和我干媽也是一頭霧水。

“不是啊,他是突然回家了。”男子面帶驚恐道:“可是他明明都死了,卻跟活人一樣,有體溫,啥事兒都記得。”

我愣了一下,忽然想到人有一種狀態叫假死,心臟停止跳動,可是腦子沒死,經常新聞看到,老人出殯當天回家的,也不足為奇。

可是下一刻男子的話,讓我們傻眼了。

“他是夏天死的,都死了六個月了!!”

屋子里頓時安靜了下來,我甚至感覺屋外的寒風吹了進來,讓人覺得涼颼颼的,這人叫張志貴,是縣郊區的,他爹叫張富貴,夏天的時候去世了,接著辦理喪事,一切都很正常,但是昨天晚上,老頭突然回家了。

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以為是有人長得像,來鬧著玩,結果,就是張富貴本人,以往的事情記得清清楚楚,雖然他們覺得滲人,可也是親爹啊。

老太太也有個伴兒,但是短短兩天的時間,原本健康的老太太不行了,這才覺得出事兒了,托人詢問到了林九祥,跑了過來。

張志貴看著林九祥哀求道:“您走一趟吧,算我求你了,我媽身體很不錯,忽然就不行了,原本回來團圓的弟弟、弟妹好幾家子人全跑了,都說老頭是鬼,來索命的。”

事情緊急,而且這種事情從來沒遇見過,林九祥已經成這樣了,我急忙下炕道:

“我跟你去看看吧。”

他看著我,眼神里滿是不相信,我就是個毛頭孩子,懂什么啊?

“我去一趟吧!”林九祥把桌子上的酒一飲而盡,朝著我道:“拿東西!”

干媽看著他滿是擔憂,開口道:“要不明天吧?天亮再去,反正不是厲鬼,也不害人。”

林九祥擺擺手沒說話,穿上鞋精神了不少,沉聲道:“老子混了一輩子,啥樣的死人沒見過,就算是去了地府,閻王爺見了,也得遞根煙,叫一聲林先生。”

我看著他恢復了吹牛逼的樣子,心情也好了不少。

提著包裹,放在了面包車上,一路跟著張志貴進了郊區,現在的郊區都是一個個村子,多年后才開始建起了高樓,這個村子叫劉莊。

張志貴打開院子門,院子里燈火通明,我掃視了一眼,沒察覺出陰氣,邁步朝著屋子里走了進去。

“爹,我回來了。”張志貴喊了一聲進屋了。

我們跟著進去,炕上坐著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很精神,桌子上還放著餃子和酒杯,老頭朝著我們笑了笑,臉上露出一抹笑容,朝著張志貴問道:“這是哪兒的客人?”

“朋...朋友。”張志貴有些不安道。

我看著老頭,比我還精神,身材很寬大,就算是打架我都未必打的過人家,開口道:“我們路過,在您這吃個飯,不介意吧?”

“沒事兒沒事兒,快點上炕。”老頭很是熱情。

林九祥也不客氣,直接拖鞋上炕,只不過手里悄悄的塞給我幾張符紙,張志貴端上來幾盤餃子,馬上就是過年,這個東西誰家都有,吃著喝著。

“老哥哥,下面不好過?”林九祥忽然開口問道。

我敏銳的察覺到,他聽到下面兩個字的時候,神色愣了一下,下一刻道:“什么下面啊?”

“我干爹以前在大同下煤窯的,一張嘴就下面下面的。”我笑著道:“來來來,喝酒!”

吃著喝著,林九祥用胳膊擋著我,我悄悄的開眼,盯著老頭看了一眼,一點問題都沒有啊,眼前就是個大活人,又試著,將幾張符紙從桌子下面撒在了他的腿上,依然沒什么反應。

老頭酒量不錯,一杯接著一杯,張志貴神色已經開始焦急了起來,我和林九祥也有些納悶,這種情況還真沒遇見過。

吃過飯張志貴打開電視機給老頭看,我們下了炕,林九祥悄聲道:“你媽在哪兒啊?”

“那個屋子!”張志貴說著帶我們朝隔壁屋子走了過去。

打開屋子,一股陰氣鋪面而來,爐子很暖和,可是老太太臉上卻布滿了陰氣,一副鬼上身的樣子,躺在炕上蓋著被子,好像有些神志不清,朝著我們嘿嘿直笑。

林九祥抽出幾張符紙,朝著老太太天靈蓋貼了上去,一點反應都沒有,而我卻看的出來,老太太的命數正在被抽走。

“萬青,出去拿蠟燭、紅線、銅錢、鈴鐺。”林九祥說完我掉過頭準備出去,他忽然吩咐道:“別驚擾到老頭。”

我點點頭出去了,剛推開門就看到老頭站在門口,瞪大眼睛看著我,昏暗中那雙眼睛閃爍著幽光,那眼神就像是餓狼看著食物一樣,讓人懼怕。

我感覺背后汗毛都立起來了,臉皮僵硬,不過還是強行壓下害怕,露出個笑容道:

“大爺,您不看電視了?”

“你們干啥呢?”

“我們....我們給您老婆看病呢。”我急忙道:“我干爹是個赤腳醫生,懂得一些偏方,您就安安穩穩坐在那看電視就好。”

“我也去看看!”

“別別別!”我急忙攔了下來,說道:“這個是偏方,不能看的,獨家秘方,您回去看電視,吃飯吧,別客氣,我們忙活。”

“哦哦!”他點點頭邁步朝著屋子里走了過去。

不到兩分鐘的對話,我感覺全身都出了汗,松了一口氣朝著門外走去,拿進來東西,看看老頭在看電視,我把門關上,開始做法!

老太太三魂七魄不穩,準確的說是被蠶食掉了,這樣下去怕是要魂飛魄散,銅錢墊底,蠟燭高照,紅線牽魂,一個簡單的穩魂陣就算是成了。

我站在那看著老太太慢慢歸于安詳,也算是放心了一點,只是這命數被劫,怎么那么熟悉呢?

下一刻我想到了包養錢佳佳的那個男人,他就是被徹底蠶食掉,命數被劫,現在又是這一幕,整個人傻在了那!

林九祥松了一口氣,吩咐道:“不能讓你爹進來,這個事情不好說,天亮再說。”

張志貴千恩萬謝,我們邁步朝著門外走去,剛到門外,老頭子追了出來,一臉關心道:“要走了啊?”

“是啊!”林九祥笑著道:“打擾您了。”

“沒事兒,沒事兒,要不你們今天晚上就住在這吧,有的是地方睡覺。”老頭說著話,盯著我倆眼冒精光,咽了兩口唾沫,像是沒吃飽一樣。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X

掃一掃,查看手機端!

时时彩平台评测网 福彩35选7走势图 黑龙江p62综合走势图 双色球杀号神杀红球 山西麻将打法图解 图卢兹:从零开始 西班牙人对阿拉维斯直播 天津11选5开奖5结果查询 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彩 032特码心水论坛 愤怒的小鸟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