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评测网

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手機版

拇指閱讀 > 女頻 > 言情 > 嫡女當家:種棵梧桐引鳳凰

嫡女當家:種棵梧桐引鳳凰

醉暖作者 著

言情連載

醉暖所著小說《嫡女當家:種棵梧桐引鳳凰》、主角楚云意,楚云渡在線閱讀。故事主要講述了曾是富貴人家的楚云意在父母雙雙離世之后,命運發生了巨大的改變,那些所謂的親人和所謂的楚家族長在父母尸骨未寒之際,對楚云意兄妹不仁不義,搶奪家產,甚至將楚云意賣到青樓以色侍人種種做法使楚云意心生恨意。流離失所的楚云意同兄妹四人四處漂泊,相依為命,他相信只要兄妹四人齊心協力定能有個好的結局。...

27萬字 更新:2019-03-11 09:35:51

在線閱讀
分享到:

收藏書架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醉暖所著小說《嫡女當家:種棵梧桐引鳳凰》、主角楚云意,楚云渡在線閱讀。故事主要講述了曾是富貴人家的楚云意在父母雙雙離世之后,命運發生了巨大的改變,那些所謂的親人和所謂的楚家族長在父母尸骨未寒之際,對楚云意兄妹不仁不義,搶奪家產,甚至將楚云意賣到青樓以色侍人種種做法使楚云意心生恨意。流離失所的楚云意同兄妹四人四處漂泊,相依為命,他相信只要兄妹四人齊心協力定能有個好的結局。

余生說愛你

《嫡女當家:種棵梧桐引鳳凰》文章節選

楚云意從來沒有想過,自己還有再見到母親的一天。

即使是等她再見的時候,母親那美麗的容顏已經成為永恒的定格。

安安靜靜躺在床上的母親是那樣的美麗大方,一如自己多年以來心中所想的那般溫柔美麗,可是,她卻知道,母親再也不會睜開眼睛看自己一眼。

母親死了,而她重生了!

一口氣沒上來的楚云意暈倒在母親的榻前,再醒來的時候,外面雷聲已停,沒人知道,這個十歲的小姑娘骨子里已經換了一個成熟的靈魂。

楚云意一身白粗布麻衣跪在母親的靈前,神情哀傷凄婉,她活過來了,從活過來就一直跪在新搭建的靈堂里。靈堂里躺著的是她的母親,那個溫婉到極致的女子。

此時,楚云意的心中百味陳雜,她不知道該慶幸上天讓她重活一回,還是該怨恨上天能她重新經歷這一切。

她故意折磨自己,似乎這樣心里就能好過些,可實際上,她心里清楚的很,就算是再怎么折磨自己,母親都再也回不來。

是啊,上天能讓她重新活過,已經是極大的恩典,怎么還能奢求一定要回到父親在世母親安好的時候?

只是,她懼怕,怕自己就算是重新活過,依舊只是上一輩子的重復。她更怕自己會重復那些痛苦的回憶!

若真如此,她情愿自己不曾重新來過,那樣的生活,經歷過一次已經足夠!

跪的時間長了,膝蓋麻木了,人卻越來越清醒。

既然老天讓她重新活過來了,那她就不會也不能重復上一輩子的生活。

雖然父親和母親都沒了,可哥哥已經十二歲了,又是男丁,應當是可以繼承家業。

或許他們姐弟還有另外一條路走。

“小姐,您已經跪了一下午了,還是先歇歇吧!”奶娘在旁邊勸慰楚云意。

小姐自從哭暈了之后再醒來,就不吃不喝一直跪在太太的靈前,若一直如此小姐原本羸弱的身體怎么能吃得消?

到底是個才十歲的小姑娘,長此以往可要傷了根本。

楚云意沒有如同預想中的那樣堅持,而是順著奶娘的意思站起來。

“可有吃食?我餓了!”楚云意長久的不說話,聲音都有些沙啞了,斯拉斯拉的很是難聽。

不過,這一句話聽在奶娘的耳朵里,已經是萬分開心,小姐肯說話就好。何況,小姐居然說餓了!

“小姐,奶娘這就去廚房里端東西來。”奶娘說著話就要出門離開。

“奶娘,你先等等,我寫一封信,您讓大柱哥立刻動身去請舅舅過來。”楚云意忽然想起了這最要緊的事兒,忙又開口說道。

她也是忽然之間想起來,母親是今日一早去的,到了后天,也就是母親去了三天的時候,族里父親的那些所謂親人們就會來搶奪自己家里的財產。

機會總是稍縱即逝,她必須牢牢抓住。

思來想去,她現在能依靠的就是舅舅,雖然舅舅只是個尋常的農戶,最多就算個鄉下小地主,可到底是個成年人。

奶娘李氏是從小服侍楚云意的人,楚云意與她感情自是不一般,便是她的兒子,也被楚云意稱呼一聲大柱哥。

雖然不明白楚云意此舉的意思,可是奶娘卻選擇全然信任楚云意,姑娘不管做什么,都是有道理的。也顧不得去安排下人做飯,她忙就應了一聲,急匆匆的到外頭去找自家兒子。

因她是楚家唯一小姐楚云意的奶娘,在這個家里也算是有些體面,兒子也才能到楚家來當差,如今就在外院,找起來也不難。

楚云意快速的回到房中,拿出筆墨紙硯飛快的寫了一封信,亟不可待的吹干之后,裝起來走到外面。

奶娘李氏已經回來,后面還跟著一個二十來歲的男子,正是奶娘的兒子大柱。

“小姐,大柱來了。”

“大柱哥,你馬上出發將這封信送到舅舅手中。”將手中的信交給大柱,楚云意也不多說話。

“大柱,你收拾一下,帶點兒干糧就出發,別耽誤事兒。”奶娘說道。

舅老爺家里距楚家的距離不算短,現在已經是下午了,今晚是一定要走夜路的。

“大柱哥,你一路小心,切切不可被人看見。還有,這一路上若是遇到了危險,還是以保命為主。”楚云意看著大柱,最終還是開口道。

她不知道楚家那些人有沒有安排人在路上攔截,雖然說不清楚楚家那些所謂的親人們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算計自家這點子家產的,但是,未雨綢繆總好一些。

這些家產固然要緊,但在楚云意的心里與一條命比起來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小姐您放心,大柱知道。這一路上我都熟悉,只管撿著僻靜的路走,不會有人注意。”看著楚云意如此鄭重的樣子,大柱重重的點頭說道。

楚云意點點頭,算是認可了這句話。

她希望一切都還來得及,若是大柱此去能順利見到舅舅,到了明天晚上,舅舅就能趕過來。

如此,或許還有翻盤的機會。

前世的時候,爹娘沒了以后,他們兄妹們到底年紀小,一時之間亂了方寸,竟然不記得安排人去舅舅家里報喪,到了第二日之后族里來人說按照規矩,要等人去了三天之后才能打發人去報喪。

他們懂什么?自是按照他們說的,在母親去了三天之后才打發人去舅舅家里報喪。

舅舅當時不在,拖延了四日匆匆趕到的時候,一切已經塵埃落定,族里將什么都定了下來。

舅舅雖然與族中交涉只愿意要他們兄妹四人回去撫養,可是族中的人哪里能答應?得了人家的家產,卻將孩子交出去,這可是要被人戳脊梁骨。

現在想起來,族里的人之前所說的那些話都是有預謀的,只可惜當初他們到底年紀小,根本不明白。

若是今生舅舅能早些來,或許一切都會不一樣吧!

不過,只靠著舅舅這邊還不行,萬一舅舅出什么問題怎么辦?要是舅舅像前世一樣不在府中呢?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X

掃一掃,查看手機端!

时时彩平台评测网 57157彩票群 快乐扑克推荐 广东11选5中奖率 如何做好双色球合买 五子棋在线玩免费 唐人彩票网游戏 赚钱读书软件 河南快3走直走势图 大乐透群 新浪斗地主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