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评测网

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手機版

拇指閱讀 > 女頻 > 幻想 > 少帥老公太纏綿李小荷

少帥老公太纏綿李小荷

李小荷作者 著

幻想完結

李小荷所著小說《少帥老公太纏綿》、主角舒白,厲初寒在線閱讀,故事主要講述了兩名主人公之間發生的愛情故事。...

172956萬字 更新:2019-01-05 13:12:06

在線閱讀
分享到:

收藏書架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李小荷所著小說《少帥老公太纏綿》、主角舒白,厲初寒在線閱讀,故事主要講述了兩名主人公之間發生的愛情故事。舒白本是二十一世紀一名優秀的畫家,可是沒想到竟然意外的走進了自己的民國油畫之中。從那天開始,她就變成了一名殺手,第一個任務就是要偷到厲初寒的軍事圖。穿上夜行衣,爬上最高的樹上,就在偷到軍事圖以后,舒白一個不小心就掉進了厲初寒的懷里。

《少帥老公太纏綿小說》免費試讀

見厲初寒今天猴急的厲害,舒白也含羞暗喜,這幾天總是耳鬢廝磨的纏,綿,剛欲行云雨,就有人來找他請示事項。弄得她渾身難受,而厲初寒也欲,火難消,悻悻不爽。

現在明棕做了總管,大小事宜都由他承辦,終于沒人來找厲初寒了,他們可以好好的享受二人世界的快樂了。

衣服,褲子胡亂的扔了一地,床上的兩個人如同兩條蛇一樣糾纏在一起,嬌喘陣陣,香汗淋漓,兩個人的身體緊緊地貼合在一起沒有一點縫隙,忘我的投入到激烈的律動里,盡情享受情愛的歡愉。

厲初寒拿出在戰場上殺敵的勁頭,勇猛的沖撞著,霸氣的伏在舒白的玉體上餓狼一樣啃食著她的每一寸肌膚。

真想就這樣一直做下去,直至天荒地老。兩人暢快淋漓的大戰了一天,傍晚算是意猶未盡的息鼓收兵。生理的饑,渴是填滿了,肚子卻餓的咕咕叫。

舒白已經被他弄的腿都有些站不住了。該死的厲初寒,一要起來就跟發瘋了一樣。

倆人穿戴整齊了,叫明歡端來飯菜,對著美食佳肴看著親密愛人,舒白都要感謝這次的穿越了,能遇到這么疼愛自己的人,管他是什么年代,管他有什么戰亂。統統的不重要了。

大婚的日子一天天的近了,兩人也天天如膠似漆的恩愛。厲母看在眼里,喜在心上。照這樣下去,不出一年自己的大孫子就到了。

美好的日子總是過不夠,很快明天就是婚禮的正日子。晚上厲初寒挽著舒白的手,在花園里散步,兩人說著悄悄話。時不時的初寒逗得舒白咯咯的輕笑。還用手去摸舒白的肚子。

兩人慢悠悠的走著,一輪明月掛在夜幕之中,月光清涼而溫柔的灑在地上,映出兩人長長的影子,厲初寒雙手捧起舒白的小臉,在月光下自己的愛人,美麗的還是那么令人心動。

厲初寒忘情地看著眼前的可人,不由得又深吻下去。霸道的用舌頭啟開美人的牙關,探進去追逐欲逃的香舌,糾纏住勾,引著香舌入到自己嘴里,用力的吸,吮屬于自己女人的甘露。

舒白經過這幾天厲初寒的澆灌更加的楚楚動人,四唇相接就像是有吃不完的糖果,讓彼此情不自禁的想要索取更多。

久久兩個人,才為了呼吸點新鮮空氣,而分開一直纏纏,綿綿在一起的唇瓣,相擁著回到房間。戀戀不舍地分開去睡,臨走厲初寒緊緊地抱著舒白說:“這是最后一次分開,以后我要夜夜睡在你身邊,夜夜要你到天明。”舒白含羞推他出去,臉上洋溢著滿滿的幸福。

今天是厲初寒和舒白大喜的日子,少帥府里上上下下都沉浸在一片喜氣洋洋的氣氛中,大紅的喜字貼滿府里的門上柱子上,大紅的燈籠高高的掛起。震耳欲聾的喜樂縈繞于朱紅色的府門。

新娘子舒白由明歡陪著端坐在新房里。穿著上好面料的大紅嫁衣,頭發梳的一絲不亂,戴了幾朵新摘的玫瑰花,香氣四溢。臉上輕施了點胭脂水粉,把原就美的不可方物的女人,勾畫襯托的更加粉,嫩動人。加之今天大婚心情好,舒白格外比平時還好看千倍萬倍。

新郎官穿著一身軍裝,高大健碩威風凜凜。一張英俊的面容,嘴唇好看的微笑著。難掩內心的喜樂。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一點不假。

厲母阮清穿著舒白給她過壽做的旗袍顯得雍容華貴,淡墨綠色襯托著她的臉色紅潤飽滿,因了喜慶也是滿臉的笑容。接受來自親朋好友的祝福。都說她好福氣,兒子孝順,有地位。兒媳婦也美貌賢淑,真是郎才女貌。

婚禮上來了許多金城的達官貴人,商賈豪門,厲初寒都一一殷勤答謝,有人說要新娘子出來給大家敬個酒,也好讓大家飽飽眼福沾沾少帥和少帥夫人的喜氣。

厲初寒因是大喜的日子不好駁了眾人的面子,只好請舒白出來,舒白是21世紀的人,當然不會扭扭捏捏的小家子氣,痛快的和厲初寒一同出來為大家敬酒。

眾人有認識舒白的也有沒見過的,都被今天她的美貌氣質征服了。喝著新娘子敬的酒好開心啊。這酒也比平日的好喝了許多倍。

在大家歡天喜地痛快豪飲慶祝兩人大婚的時候,來了一位不速之客就是-------歐陽霆。

歐陽霆并未和柳如煙一起來,他一個人坐在那里也沒有和別人說笑,只是冷冷的看著一對新人。當舒白在人群里看到他的時候,臉上閃過一絲驚訝。用手扯了扯厲初寒的衣袖,厲初寒看舒白臉上的笑容不見了,就順著她的目光,也看到了歐陽霆。

兩人穿過眾人,走到歐陽霆的面前,歐陽霆還是一臉的冷峻,淡淡的對舒白說:“知道你結婚,我也送你一份禮物,不過這份禮物太大,我就不拿來了。我把你的家人都殺了。你開心嗎?”

舒 白聽了一陣驚愕,她不知道歐陽霆為什么要這樣做?何況舒白本就不是原主,對原主的家人也沒有多大的仇恨,更可惡的是殺了那么多的人,居然說是送給她的結婚 禮物。見過變,態的,沒見過這么變,態的。連厲初寒也顯得微怒,豈有起理,這是找茬啊,當我真不敢抓你嗎?真是太放恣了。

厲初寒叫來在一旁 做巡視的鄭副官,鄭副官馬上跑了過來。厲初寒道:“請這位仁兄進單間說話吧。一定要好好的伺候著,別委屈了他。”鄭副官跟在厲初寒身邊許多年了,明白厲初 寒說話的意思。知道這個人很重要,抓起來一定得嚴加看守。歐陽霆也不反抗,鄭副官帶著幾個士兵把他包在中間,一路向拘押犯人的地方走去。

厲初寒和舒白雖心里有些不痛快,但仍表面上和顏悅色的和大家應酬。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薛城又風風火火的趕來了,看到舒白比平時更美艷動人,薛城的花癡勁又犯了,“舒小姐,你不愿意和我結婚,你明說不就行了,干嘛跑啊。害的我結婚當日丟人現眼的。再說我有那么差嗎?就不值得你垂愛?”

“你既然喜歡年輕有為的厲少帥,我就祝福你們兩個能白頭偕老,早生貴子。”

薛城跟舒白說完,又沖著厲初寒嚷嚷,“舒小姐喜歡你,你一定要對她好,知道嗎?別看我的兵力不如你的多,但你要是敢對舒小姐不好,我也會找你算賬的。”

雖然薛城這么說話,但沒有惱怒的意思。臉色也是很輕松的樣子,一看就是沒記仇。舒白含笑不語只是把酒杯斟滿雙手敬給了薛城。薛城一揚脖滿滿的一大杯酒一口氣給干了。

厲初寒也微笑著雙手舉起酒杯,滿滿的斟了一大杯酒敬這個豪爽的漢子。薛城照樣一口氣都干了。什么叫豪氣沖天,這就是。

世間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幻想小說排行

人氣榜

X

掃一掃,查看手機端!

时时彩平台评测网 奇妙马戏团电子游艺 巴萨对战巴列卡诺 武里南联主场在哪 河南快三走势图近100期 祖拉球队 比利亚雷亚尔队服 pp电子游戏 法国昂热市中国人多吗 重庆时时彩开奖历史 幸运龙宝贝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