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评测网

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手機版

拇指閱讀 > 女頻 > 幻想 > 相生茶與花ATea小說

相生茶與花ATea小說

ATea作者 著

幻想完結

ATea作者著小說《相生茶與花》、主角阿茶小白在線閱讀。故事主要講述了一場關于愛和背叛的故事,曾經愛過,曾經也背叛過,當真的失去后,長跪不起是否能換重來的機會,一段仙俠...

3萬字 更新:2018-11-27 10:41:51

在線閱讀
分享到:

收藏書架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ATea作者著小說《相生茶與花》、主角阿茶小白在線閱讀。故事主要講述了一場關于愛和背叛的故事,曾經愛過,曾經也背叛過,當真的失去后,長跪不起是否能換重來的機會,一段仙俠愛戀,一場癡纏繾綣,到最后經歷了幾世的等待,他們是否還能有結局...

《相生茶與花》免費試讀

第一章 蘭桂花香

后來的她,一意孤行,心如死灰,終日跪在他的墳前,七十一年有余—出自瀟瀟《憶?小白》

方圓萬里,每間隔五米有一掛花樹,每間隔十米有一蘭花草,除了這桂花香與蘭花為伴,再無其它。

桂花的芳香彌漫著一股悲涼。

安靜了七十九年的蘭桂之處,終歸是被一陣凝重的腳步聲打破了。

一男兩女結伴而行,走向蘭桂之處的中心。

只有小小的方圓十米。

方圓十米只有一座墓碑。

墓碑上只刻著六個字。

阿茶之夫-小白。

墓碑前跪著阿茶,過肩長發被一根白布系著發尾,一襲淺紫色薄紗短裙,腳踝上有著一顆被紫色絲帶系著的鈴鐺,不會有人說她長得絕美,只是自帶清新之氣,幾乎所有人看到她,第一印象都會是清純。

可是這份清純,被臉上的悲傷,憔悴影響了美感。

她沒有聽到身后漸行漸近的腳步聲,她的心不在這里,她的心在墓碑下面,她的心在墓碑下方陪著他。

三人停下了腳步,男人走在前面,看上去很年輕,面帶一絲無奈的微笑,望著這塊墓碑。

兩女一位身材高挑,一位長相甜美。

“阿……”長相甜美的青發女子剛要開口,男子便伸手示意她不要說話。

看了一眼手中的表,安靜的等待著,等待著三分鐘過后的九點十五分。

秒針一步一步地走這,這片打地都在隨著秒針顫抖著。

三分鐘,轉瞬即逝,當秒針指向12的那一剎那,蘭花死了,萬里蘭花,在一瞬間凋零,變得枯黃,變得好無生機。

跪在墓碑前的阿茶長呼了一口氣,不再陰沉著臉,嘴角帶了一絲笑容,雖然這絲笑容顯的有些憔悴。

“老公啊,你說過你最大的心愿就是我能一直陪著你,嘿嘿。”阿茶用袖子抹了抹眼淚說著:“我陪了你一百年了,你不要再擔心我會離開你了,你總擔心我會不要你,我沒有呀,但是……但是你為什么會不要我呢,阿茶知道自己錯了,我不會再不聽話了,我都乖乖的聽你的話,我也想讓你陪著我啊。”

阿茶憔悴的眼眸再也擋不住淚水,嚎啕大哭了起來,這份淚水,她忍了七十九年。

“我真的知道錯了啊老公,你……你罵我呀,罵我我就改啊,你起來罵我啊,你個混蛋說好的陪我一百年,你又騙我,你不讓我死,讓我一個人干嘛呀,我好想去陪你啊混蛋。”

“七十九年,從七十九年錢開始,阿茶就在回憶咱們從開始認識到現在,每回憶一遍,阿茶就更想你一份,阿茶已經回憶了數百遍了,阿茶已經變乖了啊,我什么都聽你的,你回來吧。”

阿茶跪在墓前嚎啕大哭,哭聲甚是讓人心碎。

“阿茶,別哭了,他會回來的,小白他一定會回來的!”高挑女子微皺眉頭強忍著自己在眼眶的淚水,蹲下來拍了拍阿茶的背。

“他騙我,他騙我,他騙我,我……我好想他啊!”阿茶哭聲。增高了幾分,一把撲向高挑女子的身上,埋在高挑女子懷里失聲痛哭。

“他不會騙你的哈,咱們回家吧,咱們回家了哈。”高挑女子滿臉心疼的抱著阿茶,安慰著她。

青發女子的淚水從眼睛里蜂蛹而出,連忙捂住自己的嘴,不讓自己哭出聲,他知道自己哭出聲會讓阿茶更加的難過。

男子把青發女子抱在懷里,不讓她太過傷心。

“我好想他……”哭了良久,阿茶的淚水打濕了高挑女子的衣服,累到在高挑女子懷里,入睡前的最后一句話,就是我好想他。

看著阿茶睡了過去,高挑女子望著男子哽咽的說著:“你說,他們兩上輩子造的什么孽呀?”

“唉,走吧。”男子沒有說話,轉身離去。

青發女子挽著他的胳膊。

高挑女子抱著阿茶,走出這片蘭桂之地,阿茶腳踝的鈴鐺一直在發出清脆的響聲。

桂花樹像是聽到了鈴鐺聲,一朵朵微小的桂花凋謝,桂花的牽掛,走了,桂花開了整整七十九年了,它們可能累了,也可能它們打算重新開花,重新等待著它們的蘭花回來。

就像某一處的小花園里,一位傾國傾城的女子坐在秋千上自言自語:“風住塵香花已盡,日晚倦梳頭。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只要你說一句你喜歡過我,我可以考慮幫幫你。”

……

“媽媽媽媽,阿姨為什么會在那里跪七十九年啊。”半年以后,一個可愛的小女孩躺在小床上蓋著被子問著身邊的瀟瀟。

“那是很多年之前的故事,你要聽嗎?”瀟瀟摟著這個可愛的小女孩。

“媽媽我要聽。”小女孩一臉渴望。

“那是好多年前了……

第二章 荒地的私人監獄

十月的風總是有點涼的,還好,它沒有在九月過后猛的襲來,它只是一點一點侵蝕這九月的悶熱,讓人先舒爽一段時間,在從十月底讓人一絲絲感到寒意。

縣城邊緣的荒地上,因為太久沒人開發,枯黃的雜草足有半米高,大片大片的雜草倒是遮掩了荒地中心的幾座破房子。

幾座平房連在一塊,很矮,但是占地面積卻是不小。

這幾座平房每個房間只有十來平方,每個平房都被分割成十幾個小屋,每個屋中都關著各種各樣的人,他們個個神情緊張,恐懼,壓抑籠罩著這群人。

這顯然是個并不合法的私下監獄。

其中個一個屋子里,就關著小白。

小白她的身邊躺著一個女孩,臉上稚氣尚未全褪,長相一般但卻格外的清純,一副小孩子一般的臉,胸小腿短,雖說腿細苗條,但是就已經和性感不搭邊,黑色披肩長發顯得格外凌亂,身上的衣服有幾處破損,雙手環抱著胸口,靠著角落睡覺,因為窗戶沒有玻璃,只是幾條生銹的鐵欄桿,所以女孩還在瑟瑟發抖,打著寒顫。

小白看了女孩一眼,嘴角輕輕往上一劃,無奈的搖了搖頭。

此時夜已將盡,雖說十月的風不冷,可是在凌晨三點的襯托下,還是有著幾分寒意的,從角落里的女孩發抖的頻率來看,確實沒錯。

小白只是在另外一個角落坐著,和女孩相比,衣服干凈的多,也沒有破損,一身簡單的黑襯衫而已,這里大約有幾十個房間,一百多人,只有他一個人臉上沒有恐懼和黯然,只是時不時的看向外面發呆而已。

在小白眼里,時間很快,隨著清晨的第一滴露水從某株草葉上滴到地面上時,就宣告了清晨已經到了,這對于其他被關著的人來講無疑是個好消息,因為熬過了一夜,終于快到飯點了。

這些人并不是罪犯,他們大多數都是在路上好端端的走著就突然被人打昏抓來的而已,突然的監獄生活對他們而言實在太難以被接受,大部分都是年輕的女孩子,被關了很久了,喊也喊不動了,所以他們現在唯一的奢望就是吃飽飯了。

終于,久違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射了進來,還有幾聲野雞的叫聲相伴,陽光撒在女孩身上,絲絲暖意總算是讓她不在渾身發抖。

緩緩掙開朦松的睡眼,坐了起來,環顧了一下四周。

”咦,你是誰啊。”女孩身了個懶腰看向小白。

小白昨天下午被抓進來的,昨天下午女孩就在睡覺,一覺睡到天明,一點都沒感覺到自己多了個“獄友。”

“你大概也是被抓進來的。”女孩撓了撓頭,打了個哈欠。隨后走到小白身邊坐下,雙手抱腿,一半的臉趴在腿上,扭頭看著小白:“喂,你叫什么呀,你怎么也被進來了?”

“叫我小白就好,我當然和你一樣進來的。”小白面帶微笑的看著女孩。

“我叫阿茶。”

“吃飯了哈,都起來了,起來了,快點的。”一個低沉的聲音吵醒了其他熟睡的人,他們并沒有因為有人吵醒他們睡覺而感到生氣,相反每個人都一臉渴望的待在門口,盯著門下方的洞里遞出來的食物。

阿茶也一樣,阿茶接過食物,把小白的那份放在小白面前,然后拿著自己的那份狼吞虎咽了起來。

小白看著餓壞了的阿茶,好奇的問道:“好吃嗎?”

“好吃啊。”

飯菜根本不像是給人吃的,里面偶爾夾雜的草葉,泥土,彌漫著一股酸味。只不過這些人餓壞了罷了,在他們眼里能吃就好了。

小白站了起來,也伸了個懶腰,伸手搶過阿茶吃著正香的飯菜,倒在地上。

“你干嘛啊!”阿茶愣了一下,抬頭滿臉疑惑的問到。

“你多大了。”

“十七啊,你干嘛把我的吃的到了啊。”阿茶的眼睛里朦起了一層薄霧。

小白從口袋里掏出一盒煙點了一支:“臟,不要吃了。對身體不好。”小白說話永遠帶有一種輕描淡寫的感覺,對待一切事物都是這樣。

“可是只有這……”

“想出去嗎。”小白打斷了阿茶的話。

阿茶的臉上在小白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充滿了渴望,但只是持續了一瞬間,眼神又黯淡了下來。

“出不去的,咱們應該會被賣到別的地方的。你剛來,還沒餓著你,過個幾天你還巴不得跟我搶著吃呢,你把我飯打翻了,那你這份飯歸我了,你不許搶了!”阿茶死死抱住另外一份飯。

小白沒有說話,還是慢悠悠的一口一口抽著煙,也沒有看向阿茶。

他會不會是生氣了?阿茶心想。

“要不……要不分……分你一半?”

小白抽完了一整只煙,吐出最后一口:“時間到了,我要出去了,你是想跟我出去,還是待在這吃飯。”

“你出不去的,能想到的辦法我都試過了。”阿茶根本沒聽進去小白的話,重新坐在地上打開了小白的那份飯。

“我要是能出去呢?”小白看著房間的門,對她說道。

阿茶大口大口的扒著飯,就像個小孩子玩了一天回到家吃飯一樣。“你要是你能出去你怎么被抓進來的呀,你到底吃不吃啦,再不吃我都快要吃完了。”

小白對阿茶微微一笑,然后-從口袋掏出一把鑰匙。

阿茶停下了手中的筷子,驚訝的瞪著小白:“你這……你怎么會有鑰匙的?他們沒搜你身嗎?你……”

“噓。”小白比了個手勢說:“想出去嗎。”

阿茶端著飯站了起了,走到小白身邊,詫異的問道:“不是……。”

“想不想出去。”小白語氣強硬了一點,夾雜著一絲裝出來的不耐煩,眉頭微皺,倒是有幾分威嚴的味道。

“想……”

“想不想?”

“想!”

“叫爸爸。”小白戲突然語氣一轉,滿臉戲虐的看著阿茶。

“啊?什么啊?”

“叫我聲爸爸,我救你一條命,不值嗎,那我一會自己走。”

“我……”阿茶瞬間大腦空白,還有這種人的嘛?這是要干嘛呀,神經病吧,我不要面子的嗎?

“爸爸。”思考了一小會,終于想出去的渴望戰勝了自己的自尊心,憋紅了臉吐出了這兩個字,這是什么跟什么呀,哎呀,我怎么就突然叫了呢,好丟人啊,為什么我會叫啊,不應該啊,他還不一定能出去呢,外面還有人看著呢,他到底是誰啊,我怎么有點信任他呢,他怎么被抓了感覺一點都不在意呢他……說這兩個字的時候,阿茶心里已經拍完一部電視劇了。

小白瞟了一眼阿茶紅到耳朵根的臉。

第三章 逃脫

“待會一切都聽我的,不要有任何意見,讓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小白說道。

“嗯,好。”阿茶下意識的點點頭,她能感覺到小白說這句話開始,整個人的氣場變了,而且此時的阿茶還在沉浸再那句爸爸所帶了的羞恥感。

小白拿出鑰匙擰開了門,并沒有刻意的放輕自己的動作,就像打開自己的家門一般自然。

“嘎吱。”小白走出房門:“走吧。”

“哦哦,好好,走走走。”阿茶回過神,走在小白身后。

“你慢點慢點。”阿茶小心翼翼的拽著小白的衣角,走一步看一步,心里在想:這就出來了嗎,媽呀,這靠不靠譜的啊。

“誰!”一名光頭中年大漢聽到小白的腳步聲回頭大聲呵了一聲。

“快跑啊!”阿茶看到被發現了,連忙拉著小白的胳膊往回跑,她知道要是被抓回去九死一生啊!

小白手一翻,發握住阿茶的胳膊,阿茶再怎么樣力氣終究沒有小白的大,被拉回原地。

“大哥大哥,你干嘛呢,快跑啊!”

小白無奈的搖了搖頭,拉著阿茶朝著中年男人走去。

“小子膽子不小嗎,還敢跑?”中年男子一拳打像小白的胸口。小白一掌護住自己胸口,握住了中年男子的拳頭。

“啊,啊……!”

隨著小白的手掌逐漸的用力,中年男子的慘叫也逐漸凄慘松手的那一刻便躺在地上看著自己的手慘叫,劇烈的疼痛使得中年男子根本說不出話。

“大……大哥啊,你這……這……這是怎么被抓進來了的啊?””阿茶看著躺在地上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的慘叫聲也讓其他人反應過來,瞬間七八人包了過來。

“小子有本事啊,還能跑出來?”一個瘦弱的花臂男,手里掂著鐵棍。

“四哥!”花臂男旁邊的一個矮小的男人跑向躺在地上的中年男子:“混蛋,上,廢了他!”看著自己四哥疼的說不出一句話,矮小的男人瞬間暴怒,大聲喊到。

“你先走。”小白推了阿茶一把,讓她朝著出口跑。

“噢……噢噢。”阿茶明顯有點嚇傻了,拼命朝出口跑去,半路還跌了一跤,瞬間爬起接著跑。

“追。”花臂男轉頭對身邊的人說道。還沒邁開腿,小白便轉過身面對著這些人。

“我有沒有給那個什么什么李的人說過,既然我回來了,就讓他給我老實一點。”一股殺意從小白身上迸發而出,和剛才的小白完全像是兩個人。

領頭的花臂男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間一股濃烈的恐懼感在心頭徘徊:“你……你是白……”

“那個丫頭我要了。”

小白雙手背后走到花臂男身旁,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花臂男感覺一股巨大的壓力壓在自己肩膀上,壓的自己噗通跪倒在地,眼中的恐懼感遲遲揮之不去。

周圍的七八人看著花臂男跪了下去,面面相覷,明顯愣住了,誰也沒敢動手。

“告訴那個什么什么姓李的小子,讓他給我安分一點,我回來了。”

“是……是!”花臂男跪在地上說道。

“東西給我。”小白伸出一只手。

“什……什么東西?”花臂男一臉疑惑的抬頭望著小白。

小白眉頭微微一皺。

“對對對,在這在這。”花臂男眼見小白就要發火,連忙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小瓶子遞給了他,透明的玻璃瓶里有這兩粒純白的藥片。

接過瓶子,小白便轉身當著其他幾人的面走出了這座房子,其他幾人等他走后,都看向花臂男。

“大哥,他是……?”

“閉嘴!”

小白走了出來一出門阿茶就從遠處的一塊大石頭旁跑了過來,對著小白左看右看了一遍,擔心的問到:“你沒事吧?”

“沒事,和他們打了一架,就出來了。”從出門的那一刻他身上那種殺意就已經蕩然無存。

“哇,你這,你一個人能打得過他們九個人啊?怎么做到的?天哪。”一種迷妹的眼神出現。

“這個不重要,走吧。”

“你等等我!”阿茶邁著自己的兩條小短腿努力的追了上去。

“那個大哥啊,既然你這么厲害,你是怎么被抓進來的啊?”阿茶走在小白身邊,抬頭問他。

“你再里面多久了。”

“半個月了吧,怎么了。”嘴上回答著,但是阿茶腦子里卻在嘀咕著:這人什么情況,怎么一直答非所問啊。

“對了,那里面其他被關著的人怎辦啊?”阿茶說著。

小白就像沒聽到似的,不再說話,只是一步一步的走著。

荒地不大,不到二十分鐘,就已經走出來這片荒地。

看著面前的馬路,在回頭看看剛走出來的荒地,阿茶撅著自己的小嘴帶有幾分哭腔的說道:“可算出來了,我還以為我這么可愛的小姑娘要被賣到深山老林里給人當媳婦生孩子呢,嚇死我了。”

“買媳婦的人,也是要看質量的。”小白補了一刀。

“沒禮貌。”阿茶白了一眼小白說到:“咱們什么走啊,這是哪啊?”

小白說道:“什么怎么走,當然是各走各的了,我先走了,有緣再見。”說罷便獨自一人轉身離去。

“喂喂喂!別啊別啊,大哥大哥,嘻嘻嘻,帶我一起唄我我我我哪知道往哪走啊。”阿茶從新攬住小白的胳膊“我認識你嘛,松手松手。”小白一臉嫌棄。

“別嘛別嘛,好歹咱兩互相幫忙才出來的,你不能這么絕情呀。”仍有小白怎么掙脫,阿茶就是死死的攬著他的胳膊不松手。

“好吧,可以跟著我,但是有個條件。”小白說道。

“真噠?嘿嘿,說吧說吧,什么條件我都答應你。”阿茶要不是攬著小白的胳膊,怕是就已經高興的跳起來了。

“叫爸爸。”

“……能換一個嘛。”話音未落,小白就又開始掙脫著自己的胳膊,阿茶急忙說到:“爸爸爸爸,我叫我叫。”一副可憐的樣子叫完,心里還在想:這人怕不是個傻子吧……“好了我叫完了,咱們怎么回去啊。”

“走回去。”

“你大爺的。”

“你說什么?”

“沒什么沒什么大哥,咱們不會真的走回去吧,好累的。”阿茶撒嬌著對小白說著。

“不然你有什么辦法。”小白一臉無奈的看著阿茶。

“哼,啊啊啊啊,走不動了,早飯都被你打了,我沒力氣走了。”

“你吃了一半了我才打的好嗎,你還把我的那份吃了。”

“看!那有輛車!”阿茶轉頭看到一輛車正在行駛過來,搖了搖小白的胳膊,對他說道。

小白回頭看了一眼:“哎呦臥槽,還真有輛車啊。”

第四章 無處可去的阿茶

阿茶轉身努力的朝著那輛車揮擺著自己的手。

車開的挺慢的,足足兩分鐘才開到他們兩身邊,是輛紅色的摩托三輪車,開車的是個五十多歲的大叔,滿是泥土的解放鞋,渾身很臟,但是特別樸素,大叔看到前面有人招手,便停了下來。

“大叔?”阿茶笑嘻嘻的看著大叔。

“怎么小姑娘?”大叔疑惑的問道。

“大叔,你要去哪里啊,能不能稍我們一程啊,我是縣城的呀。”然后轉身對小白說到:“你要去哪啊。”

大叔說道:”可以可以,誒我剛才家里出來打算去縣城買種子的,稍你們一趟吧,上來吧。”農民確實大多是都是心腸很好的人。

“真的啊,謝謝叔叔,走啊走啊。”阿茶兩下爬上車后面,車后面是裝貨的貨箱,只不過沒有頂,對著小白喊道。

“唉。”小白無奈的拍了拍自己的額頭,也爬了上去。

“坐穩嘍小姑娘。”大叔打著油門,對后面喊道。

“坐穩了坐穩了。”

車開的不快,但是這車確實有點顛,還有點響。

“你們小孩是兄妹吧?”大叔閑來無事,對小姑娘說道。

阿茶連忙搖了搖手說到:“不是不是,我們不是兄妹。”

“那就是情侶吧,哎呀,怪不得我在路上看到你們手拉著手,哎呀,年輕好噢。”大叔笑著說道。

“當然不是啦,哎呀大叔你就不要瞎猜了,我們兩沒關系的。”阿茶尷尬的笑了笑。

“啥?”這車聲音太大,蓋過了聲音,阿茶也沒在解釋,看著路,她只想趕緊的到縣城。小白早已坐了下去,閉目養神。

迎著風,聽著摩托三輪的發動機聲,顛簸的“舒適感。”

這么顛,小白居然也能睡著,阿茶見他睡得正香,蹲在他的面前仔細的看著他。

emmmmm,不是很帥,但是好耐看啊,有一種很特別的氣質,具體倒是說不上來,四六分的頭發貌似有些長了,都快過鼻子了。這是阿茶心里想。

“到了小姑娘。”大叔停了車扭頭對后面的小丫頭說到。

阿茶光顧著看小白去了,沒聽到,倒是小白聽到了,醒了過來,一睜眼就一個拋頭垢面的女人瞪大了眼睛在自己面前看著自己。

“嚯誒,你智障嗎?”小白起身,跳下了車。

“謝謝啊叔,麻煩了。”

“沒事沒事,順路,哈哈,送到這了,我走了哈。”

阿茶也跳下了車:“慢點啊大叔。”看著大叔開車遠去,阿茶轉頭笑瞇瞇的看著小白說:“我發現你還蠻丑的嘛。”

“滾犢子。”小白拍了一下她的頭,說道:“我走了,這你能找到自己的家了吧,回家吧,下次小心點,下次沒那么好運遇到我了。”說完轉身離去。

阿茶站在原地沒有動,看著小白離去的背影,眼角淚花突然微微泛起,也沒有說話。

小白像是感覺到了什么,一轉頭,看她還在原地,喊道:“怎么了,還不回家嗎。”

“沒,你走吧,我我這就回去。”

眼神不會騙人的,況且一個十七歲小孩子的的眼神,怎么能騙得過小白呢,雖然小白也十八歲而已,但是身上的滄桑感,并不是一個正常十八歲青年應該有的。

“怎么了,說,這還找不著家嗎,要不我送你回去。”

“不是找不到,我……我哪有家呀,嘿嘿。”阿茶低著頭兩只小手很不自然的握著,就像是個小孩子犯了錯一樣,煞是惹人可憐。

小白表情突變,說到:“你沒有家?你爸不是叫張……你為什么沒有家呀。”

阿茶抬頭看著小白,略微抽泣的說到:“我……我一直都是睡學校宿舍的,放假了也是,我爸爸走了,媽媽不要我了。”

“為什么。”

“不知道啊,我家一直在鄉下啊,后來,有幾個人就把我們趕出來了,然后我爸媽就走了,我也不知道去哪了,這里的公立學校不要學費,我就來這上課了,住宿舍的錢是貧困生獎學金,嘿嘿。”阿茶嘿嘿一笑,淚水終究是掉下來一顆,有了第一顆帶路,其他的淚珠便蜂擁而至,一股腦的涌了除了,可是阿茶除了抽泣,并沒有哭出聲。

小白沒說話,看著阿茶,像在思考的樣子。

“你走吧,謝謝你把我救出來,我等會看看學校今天能不能進去就好了。”阿茶用自己臟臟的袖子摸了摸眼淚,笑著對小白說,說完轉身想走。

“萬一進不去呢。”小白喊住了她。

“啊?”阿茶沒反應過來。

“走吧,我先帶你吃飯去吧。”小白說道。

“我不去了,你幫我夠多得了,我沒有錢,我回學校吃就好了。”

“閉嘴,走。”小白面無表情的看著她。

阿茶總感覺自己不敢反駁這個人說的話,也不知道為什么,或許是他救了自己,所以心里有種信任感,又或許不是。

就這樣,小白走在前面,阿茶低著頭跟在后面,眼圈紅紅的抿著嘴。

小白似乎還在思考著什么,時不時瞟一眼身后的阿茶。

穿過一條巷子,走到一家現代風格裝修的飯店,飯店不大,但是很精致,白色的墻,白色的桌子,幾處盆栽相襯,讓人感覺很干凈。

找了角落里的座位做了下去。

“先生這是您的菜單。”服務員很有禮貌的把菜單遞給了小白。

“糖醋排骨,然后其他的隨便幫我做幾個菜,葷素搭配,看著來。”小白沒有問阿茶想吃什么,就算不說其他,在荒地里那種飯菜都吃的那么香,怕是已經餓壞了,吃什么對阿茶來說應該不重要了,所以并沒有詢問。

“好的先生。”服務員接過菜單離去。

“眼睛怎么還那么紅。”小白看了一眼坐在對面的阿茶。

阿茶沒有說話,只是趴在桌子上,擺弄著一次性餐具。

“深呼吸,像什么樣子,被別人看到還以為我欺負你了呢。”

上菜的速度還是挺快的,十來分鐘就已經上完了,剛剛還在傷心的阿茶遇到飯菜突然回了神,大口大口的吃著桌上的飯菜,反而是小白一口沒動。

“好吃,你吃啊,你也吃。”阿茶嘴里的飯還沒有咽下去,模糊的說著,說完就繼續狼吞虎咽的繼續吃。

小白手托腮,看著他,沒人知道他在想什么,眼神里的寵溺不應該存在,可是確確實實存在那么一點,反而是以前的莫不在乎顯得有些不自然。

“吃完了嗎。”

“嗯嗯。”阿茶回答后,叨起最后一塊肉,咽了下去,說:“吃完了吃完了。”

“擦擦嘴,都是油。”小白很是無奈。

“謝謝你,嘿嘿,平時這些我都沒怎么吃過呢。”

“那你買單吧。”小白對著阿茶說道。

阿茶懵了一下,嘟了嘟自己的嘴::“啊,可是……可是我沒有錢咋辦。”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幻想小說排行

人氣榜

X

掃一掃,查看手機端!

时时彩平台评测网 比彩名堂还精准的软件 扑克牌21点技巧 3比3足球比赛出现概率 百变计划网页 江苏快三倍投七期必准 看牌抢庄牛牛棋牌下载 13883dcom玄机资料独家 90比分网即时比分 一分幸运飞艇计划 跟计划买彩票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