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评测网

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手機版

拇指閱讀 > 女頻 > 幻想 > 暗影之劫日暖藍煙小說

暗影之劫日暖藍煙小說

日暖藍煙作者 著

幻想完結

日暖藍煙作者著小說《暗影之劫》、主角蘇蔓墨琪在線閱讀。故事主要講述了一段憂傷甜蜜的愛情故事,平行世界里的男女,再也不是擦身而過的關系,那些神秘詭譎的人,那不為人知...

1萬字 更新:2018-11-27 08:44:30

在線閱讀
分享到:

收藏書架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日暖藍煙作者著小說《暗影之劫》、主角蘇蔓墨琪在線閱讀。故事主要講述了一段憂傷甜蜜的愛情故事,平行世界里的男女,再也不是擦身而過的關系,那些神秘詭譎的人,那不為人知的身世之謎,最愛的人是否真的就在眼前,故事到最后結局又還能否圓滿...

《暗影之劫》免費試讀

第一章 奇怪的男人

垂掛在天地間的雨簾一改剛剛的細密溫柔,突然間變得狂暴起來,大顆大顆的雨珠狠狠的敲打著一切,芭蕉樹的葉子頷首般一下一下的俯向地面,花圃柔弱鮮紅的扶桑花倒伏在細細的木柵上,雨水集成的溪流沿著窗外的石階流向被茂密棕櫚樹冠遮覆的窄路,又從那里流進下水管網,最終匯入不遠處的大海。

蘇蔓坐在咖啡館靠窗的桌子邊,看著窗外忽然急促的大雨。咖啡館坐落在山坡緩臺上,越過栽滿綠植花朵的露臺和不遠處路邊那一排棕櫚樹,可以俯瞰遠處的的碼頭!

筆記本攤開在桌面,蘇蔓一手托腮出神的望著窗外,拿在手中的筆無意識的敲著本子!這個南方的城市,確切的說這個小島是如此多雨,雨多得像敏感情人的眼淚!但僅僅一個月她已經喜歡上了這里,這雨天總讓她感到靜謐自在,一種沒有來由的愉悅,這種愉悅抵消了她離家的傷感!

家,如果那稱一個家的話!

她嘆口氣,惹得站在幽暗吧臺后面的服務生再次向她投來熱切的目光,他一邊擦拭著杯子,一邊默默關注著蘇蔓!在這寂寥的咖啡館舒緩低沉的鋼琴曲里,蘇蔓唯一想念的人此刻卻在另外的城市!!!墨琪!你要是在這,該多好!想到這,思念所帶來的那種心頭的刺痛使她的筆迅速劃過紙面,寫,寫下思念,臆想,就仿佛是在講給一個人聽!這是她排解自己的方法!

“你還好么,想念酥皮餅,想念石榴椰果塔,也不知你在做什么……;她忍不住抬頭,眼前浮現墨琪閃爍的眼睛,然后……她手中的筆不再轉動,她的目光,連同她的大腦同時也 在一瞬間停滯,她褐色帶著淺淺紫色的眼睛緊緊盯著窗外,許久,詫異的幾乎無聲的驚呼涌出嘴角“天哪!!”

一個人?

一個人!

那種慣有的如同某種遺落的古老語言般陌生聲響又開始在耳中嗡嗡炸想!!

那個人與她隔著一扇窗,一個并不寬大的露臺,一條窄窄的便道!他站在棕櫚樹之間,一把銀色的傘撐在頭頂,只看到銀白色的頭發在雙肩拂動著,黑色的大衣包覆全身,直到腳底。雖然她看不清那張臉,卻分明感受到兩道無形的磁力線般的光束穿透了自己。她雙手下意識地緊緊握住已經冷掉的咖啡杯,艱難的移開視線,也許是幻覺,就像她經常會出現的一樣!

果然,當她不由自主地再次看向男人站立的地方,他不見了!只有棕櫚樹在雨中舞動,沒有銀色的傘,沒有黑衣男人!

第二章 是你!

充斥耳中怪異的嗡嗡聲消失了,連同屋外的大雨仿佛也在一瞬間停止!傍晚的陽光正穿透細碎的云層照在高高的棕櫚樹頂,也在濕潤閃亮的板石路上投下淺淺的玫瑰色光影!一切看起來清新又充滿生機!可異樣的驚恐卻在蘇蔓的心中遲遲不肯消退,她想說服自己,那只是幻覺,一如她平時經常會出現的那樣!

試想她把剛剛的事告訴墨琪,她會怎么說!“不過是你的想象罷了,你是太孤單,還是故事書看太多,或者兩者兼而有之?”墨琪一定歪著頭露出戲謔的笑,并且不忘用胖乎乎的手指戳她!哎!也許她是對的!想起朋友,一股暖意回流,漫過冰冷的心房;這時她聽見肚子發出的抗議,她感覺有些餓了!

她把大半杯涼掉的咖啡留在桌上,將筆記本連同書寫筆塞進紅色雙肩背包夾層,推開咖啡館的玻璃門時,再次聽到木質門檐上的風鈴發出清脆的聲響。當她沿著蜿蜒的板石路面踏上通往她最喜歡的肉店的小巷時,天邊的夕陽正在快速的向下滑落,并在遠處蓮湖對面的雙子塔玻璃外墻上留下短暫的虛幻燦爛錯覺!

作為這所國內屈指可數的音樂學院新生才一個月,蘇蔓就已經在同學中以一個異類的身份存在,跟隨在身后的是女生嫉妒羨慕男生戀戀欽慕的眼神!但,她從不在乎!

這里的街巷縱橫交錯,不時看到粉紅色的葉子花從或高或矮的墻頭垂掛而下,蘇蔓沿著綿延在左面古老的深灰色石墻,越過從墻內探出的香樟樹茂密的枝干,遠遠就看到了漆著深黑色的“肉店”兩個字的木質招牌!只在學校的食堂吃過一次晚餐,她就發誓那也將是她最后一次!音樂學院的菜系清淡的如同某位田園派詩人的詩,她根本就吃不飽!她需要肉!!!

一如往常,當她看到肉店門口繚繞的煙霧時,也聞到那股特別的讓人垂涎的肉香!她使勁吸了吸鼻子,走進煙氣氤氳的逼仄室內!不大的飯店大部分空間被灶間和料理臺占據,七八口碩大的不銹鋼大鍋在爐火熊熊的爐子上沸騰著,整個餐館回旋著燉煮的肉香和白色的蒸汽。一臺古董般老舊的唱機發出的聲響消融在幾臺立式電扇的呼呼轉動聲里;發黃的墻上那幾幅邊角翹起看不出原貌的掛畫,總讓人擔心它們會隨時脫落!蘇蔓剛在隔開擺著滿滿各種綠色蔬菜臺的黑色柱子旁桌邊坐下,一個人靈巧的走了過來,給蘇蔓面前斑駁的白瓷杯子倒滿黃乎乎的大麥茶!

“想吃點什么?”那個人從胸前的口袋里掏出白色標簽本和圓珠筆!聲音聽起來似曾相識,她抬起頭,“是你!”清脆悅耳的男中音,一雙黑黑溢滿驚喜的眼睛在昏黃的燈光下的白色蒸汽中顯現,悠然恍惚中她想起來了!

“你怎么會在這里”她說。她記得開學報道第一天,作為學長,男孩和他的那些同學幫助這些新生學弟學妹辨認教室,領取課件。他提著自己的箱子一路送到宿舍。她記得他。

“下午沒課,我會來這里打工,今天第一天!真巧”男孩似乎不好意思,伸手搔搔頭發!

“是很巧”蘇蔓漫不經心的回應著,眼睛卻盯著手中的菜單,她太餓了!她常常過來吃,所以她快速指著菜單說“來一個土雞蘑菇鍋,十根羊肉串。叉燒肉骨,還要雜糧肉包兩個”

男孩遲疑的在本子上勾畫著“……一會,還有人來么?”

“沒有了,就我自己”說著蘇蔓站起來,毫不理會男孩吃驚的眼神,輕車熟路的走到菜架子上去取搭配火鍋的青菜。

七張擺著調料盒的老木桌分散在狹長的室內,蘇蔓注意到她身后被一扇鏤空矮屏風隔開靠墻的桌邊已經坐了兩個女孩,她們細細的說話聲被呼呼轉動的風扇的槳葉攪的含混不清!老唱機咿咿呀呀,每次蘇蔓想聽仔細,最終都會頹喪的放棄,大概是音箱壞掉了,不論播放的是什么,發出的都是吱啦的靜電噪聲般的雜音!

她聞到了散發焦糊孜然的味道,一盤滋滋響的肉串出現在她的桌上,然后是男孩那張專注的臉,深咖啡色的工作服袖口和衣襟滾著花邊,使他看起來像是逝去年代里的雜役,蘇蔓忍著笑拿起一個肉串用力的咬下一大口,男孩剛想說什么,就聽到老板粗啞的嗓音穿過繚繞的煙霧傳來“張辰,快點把這個端過去”對,張辰!剛剛她一直想卻沒記起來的名字!

“來啦”張辰小跑著跨過濕滑的地面,奔向爐火熊熊的灶間!這時已經陸續有人走進來,穿過中庭,很快,其余的桌子也坐滿了人。也許店外還有不止五組人在排隊!

蘇蔓埋頭吃著,絲毫不理會別處偶爾投來的詫異的眼神,快速地將鍋盤內的東西一掃而空!

飽腹后的身體似乎充滿了能量,她也開始渴望自己溫暖的床鋪!滿臉滄桑的老板笑呵呵站在入口,粗糙的大手接過蘇蔓遞過來的錢,一邊在圍裙口袋里翻找,又一遍嘮叨“三十四年嘍,瞧瞧這個店”話語里全是那種喜悅的自豪,他把零錢遞給蘇蔓,露出一嘴碩大的黃牙“走好,走好,下次再來”

“當然會來!”蘇蔓應和著繞過聚集在入口處木凳旁排隊的人,不禁感嘆,三十四年的老店,是很古老了!

她沿著店門口右邊的巷子朝遠處四方街的方向走去,走過那里,就到了回到學校的那條主路,不過她很確定自己一定會在山頂公園的十字路口轉向,回到自己住處,而不是回到學校!

她聽到身后急促的腳步聲,意識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她轉身,看見李辰氣喘吁吁的跑過來,她疑惑的摸摸自己的挎包,確認沒有任何東西遺落!“有事么?”

李辰伸手搔了搔頭發“嗯……你回學校么?”他的另一只手插在牛仔褲口袋里,制服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灰色T恤。!

“可能不回!”蘇蔓盯著李辰的眼睛,希望自己不必再說什么就可以輕松走掉,拒絕一個男孩對她來說不是什么難事……就在她再想說什么的時候,她眼角的余光瞥到了一個影子!盡管一閃而過,但她確定是那個男人!撐傘的銀發男人!在李辰身后墻角屋檐的陰影中出現又消失!如炬的目光瞬間刺痛了蘇蔓的神經,她感覺到古老悠遠的聲響開始在耳骨深處震蕩的回聲!

“不過我們可以一起走一段”她聽見自己幾乎顫抖的聲音說,她在李辰瞬間喜悅的眼睛中看見自己驚慌失措的臉!

不可能是臆想!兩次,他出現兩次!他是誰,想干什么!此刻她多么渴望有朋友陪在身旁,,哪怕是一個還不熟識的人,也好過自己孤孤單單!她幾乎感激的看著李辰說“我們走吧!”

“我突然想起學校還有事,所以臨時請假”李辰一定很少說謊,至少不善于說謊!他小心翼翼的走在蘇蔓的旁邊,看著她心不在焉!所有他扯開的話題換來的都是,哦,哦!他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讓這個女孩一下子如此的心神不定,在山頂公園岔路口分別時,他沒有理會身旁經過的兩個女孩嘲笑般的眼神,一直看著蘇蔓消失在小路盡頭,從那里過去是這個島上有名的高檔小區,他們說蘇蔓住在那里!

第三章 好朋友

蘇蔓看著電話上閃爍的紅色接聽鍵,數著上面的秒數,49,50,51秒鐘時,電話被接起,從里面傳來震耳欲聾的吼叫聲,然后墨琪的聲音傳進蘇蔓的耳朵。

“蘇蔓!”聲音里帶著哭泣后的哽咽。

“發生什么事了?”蘇蔓從床沿上站起來,她把披散在藍色睡裙前的褐色長發撥到耳后,她看了一眼擺在櫻桃木邊柜上紅色鬧鐘,九點鐘!還不算太晚!

“還不是老墨,他又開始發飆了”傳來墨琪走動,門打開的聲音!

“我真羨慕你,蘇蔓,可以走的遠遠的”墨琪嘆了口氣。

蘇蔓聽到有什么東西摔落,發出刺耳的撞擊聲!趕緊問“你媽媽呢?”蘇蔓眼前浮現了一張和藹滿是善意的臉。墨琪的媽媽在蘇蔓家幫傭,做午餐晚餐收拾屋子,整整有十年了!蘇蔓思念她并不比墨琪更少,此刻她一定躲在屋子里,偷偷哭泣!她該如何安慰她的朋友,她感到無力,卻也盡力安慰“墨琪,去哄哄你媽媽!老墨過了酒勁不就好了么!他只是把自己遭遇不公正的氣都撒在家里了。”

蘇蔓腦子里浮現老墨浮腫的眼睛下大大的眼袋,紅彤彤的鼻子,以及通常搖晃著的一頭豎起來的亂糟糟的頭發!在他少有的清醒時刻便會穿著曾經的制服走出去,但往往大多數時間都是喝的醉熏熏,罵人摔東西,然后會睡的如同死豬!可即使是這樣,蘇蔓還是會羨慕墨琪,她有自己的爸爸媽媽,即使那個爸爸是個酒鬼!

“他這輩子就這樣了沒救了”墨琪的聲音透著的無奈讓人心疼,如同她講的是另一個毫不相干的人。

“你怎么樣,蘇蔓?”墨琪的聲音一下子變得歡快起來,那是蘇蔓久違思念的朋友的聲音!

“嗯,挺好的。就像我告訴你的,這里還是雨天多,今天還下雨了”

“嗨,你知道我問你的不是這個”墨琪提高嗓門佯裝不滿意!

“那是什么”蘇蔓故意問道!

“當然是有沒有追求你的人,有沒有特棒的男孩子”墨琪聲音再度回復成歡快的樣子!

“我只能讓你失望了,墨琪”不知怎的,蘇蔓腦海浮現李辰的樣子,但那想法只是稍縱即逝!

“那你呢,墨琪,職校里男孩子是不是都在為你瘋狂啊”蘇蔓自己都忍不住笑出了聲。 她聽到好朋友的聲音再次從話筒中傳來。

“那還用說!但是,我用這一個月時間確認了兩件事,第一,我可以是廚娘,但我不想找個廚師長。第二,技師學校的男孩都太丑了,根本不符合我的審美”

“嗯哼”蘇蔓應和到!“所以嘍,我們都還是自由的單身,也許音樂學院的男孩適合你,怎么樣,來看我啊”蘇蔓打趣道!

“行了吧!蘇蔓!連你也嘲笑我!你知道事實是,我太胖了!沒人追我”墨琪央央的說!

“怎么會?我不信!說我挑剔,你自己才是!偏偏喜歡帥氣男生,如果對你好又善良,外貌真的那么重要么?”

“當然重要,因為我是顏值控”墨琪堅定的說!

“好看可以當飯吃。行了吧!”蘇蔓想起了她最想說的事,于是不自然的壓低了聲音“墨琪,今天我看到一個很奇怪的人,打著奇怪的傘,銀色頭發,一身黑衣,用看不到的眼神盯著我”她說完這些話時感覺一股涼意爬上脊背。

“是不是你又開始妄想?多雨的地方鬼魂想必多吧!”墨琪不以為然的說!

“才不是!他至少出現了兩次,我不會看錯”蘇蔓認真的說!

“要不就是暗戀你的人,你那么漂亮,也不奇怪!蘇蔓——”墨琪換了個語氣,如同她媽媽一樣的口氣“你要放下……嗯,放下那些奇怪的想法,做個快樂的人。看看我,即使很胖,即使有個那樣的爸爸,可我還是很開心,因為我還有個好媽媽,還有你,我最好的朋友!你應該更快樂才是,你擁有那么多讓人羨慕的東西”

長長的沉默!

蘇蔓看著淡紫色亞麻窗簾被風吹的輕輕晃動。

“蘇蔓?”

“你說的對,墨琪!要快樂!對了,快去看看你媽媽,別讓她哭了”

“好!那再說吧!有時間再說”墨琪匆匆掛斷了電話!

?“再見”蘇蔓對著已經掛斷的電話輕聲說!這時她才發覺自己一直光腳站在地板上,于是穿上拖鞋,走到廚房打開冰箱,拿出瓶芒果汁咕嘟咕嘟喝下,把剩下的一半放在茶幾上,隨手打開一旁的CD機,讓莫扎特小夜曲悠揚的旋律在寬敞的空間里回蕩,音樂也是她最好的排遣之一;在音樂中,她寂寞而不安的心可以獲得暫時的舒緩,但她知道,內心的異樣不安只是退到了角落,那感覺一直都在!到底是誰?誰會是那種樣子?為什么監視自己?

?她輕輕把窗簾拉到一旁,雙手撐在窗口半敞的窗臺上,從八樓俯瞰夜色中的小島!作為山頂公園旁的稀缺地段的高檔公寓,從這里可以看到遠處干道上發光的車流,如同蜿蜒的光帶!分散在遠處的燈火如同散落的一顆顆星子,甜美暗沉的花草香味還有遠處海水的味道彌漫而來。她身體的感官在夜晚蘇醒進入更加精確的感知,她似乎在這夜晚中聽到某種不一樣的律動!她奇怪自己似乎不需要多少睡眠,她雙眼視力好到離譜,就像此時,她看到遠處雙子塔未拉窗簾的一個房間里,一個男人坐在窗邊桌前敲打鍵盤!她可以看到男人戴在左手無名指的戒指,她那雙在太陽下呈現紫羅蘭色的眼睛似乎藏著一個她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

?據說是在她四歲時,突發了一場疾病,原本好好的眼睛蒙上了一層紫色陰翳!在她稍大一些時,那個豪華的大屋虛掩的門后,她時常聽到抱怨的聲音“我多想有一個親生的孩子,來看看這個丫頭,冷血,怎么也調教不好”,她從他們冷漠又顧忌的眼神中漸漸懂得自己無法親近他們,她習慣了一個人玩耍,一個人寂寞的發呆,直到墨琪和她母親的出現!她感覺到一種陌生的愛,溫暖的愛!她試著忽略背后指指點點“一個領養的孩子”“孤兒院里領養的”

?孤兒院?真的就是被拋棄的孩子么!那父母是誰又有什么關系,他們拋棄了自己,她不會原諒!小夜曲的旋律緩緩換回了蘇蔓的思緒,她抬起胳膊剛想關上窗子,注意到在遠處公園兩棵樹冠相交的粗大香樟樹之間,一道暗沉的黑影一動不動,如果沒有銀色的閃光她不會在意,可她看到了!她猛吸了一口氣,感覺心臟在肋骨間如鼓點般激跳,她飛速關上窗。拉嚴窗簾!再三確認門被銅制安全鎖牢牢鎖住,才關燈把自己裹在毯子里!蜷縮在羊絨毯里,白天就扎在心中的恐懼正在無限的膨大,生長,在寂靜中悄悄分化滋生出另一種怪異的感覺,一種莫名的悸動,在這莫名的悸動中,她大睜雙眼,度過黑暗的午夜和凌晨!

第四章 威脅

第二天一早的樂理課,她遲到了!

一向嚴苛的樂理老師那雙嚴厲的眼睛從蘇蔓敲門進來一直從厚厚的鏡片上方死死地盯著她!

長達一分半鐘的沉默過后,她抬起尖削的下巴“蘇大小姐?”

同學發出嗤嗤的笑聲!“都開學快一個月了,如果你想用這種出場方式讓我記住你,那么你達到目的了!希望不要有下次,”嗤嗤笑聲再度響起,蘇蔓在全班同學的目光中淡然地走向自己的坐位,她詫異的發現自己桌上有杯奶茶,看起來已經涼了!她試著忽略那些交頭接耳,竊竊私語!她只是從背包中拿出課本!

昨晚,她幾乎一夜無眠,終于在清晨五點鐘時疲憊的雙眼再也支撐不住進入朦朧的睡意,等她睜開眼睛,才發覺自己昨晚忘記定鬧鐘。匆匆洗漱完,離第一節課開始已經過去二十分鐘!她一路小跑,趕到學校!

坐在同學中間,從沒有像此刻這樣給她一種安全感!連老師那兩片薄薄紅唇所吐出的每一個字,似乎都變得悅耳動聽,書本翻動的聲音也有如樂聲!

下課的鈴聲剛剛敲響,她還沒來得及合上書本,就看到同學喬莎扭動著細腰走過來,她把垂在額前的一縷挑染成紫色的頭發夸張的擼到耳后,低頭幸災樂禍的看著蘇蔓“蘇大小姐”她模擬聲樂老師的腔調說“還沒有人告訴你這杯奶茶是哪個人送你吧?”喬莎故意眨著涂著厚厚紫色睫毛膏的眼睛。“有人看到昨天晚上你們一起約會散步,真是讓人想不到,這么傲慢的蘇大小姐也被征服了!”

蘇蔓看到一旁幾個女生假笑起來,她抬頭盯著喬莎,嘴角不自然地挑起一抹笑“怎么啦,你嫉妒了?”

她拒絕了喬莎生日派對邀請!喬莎便把這看做是對她的蔑視,因為從來沒有人拒絕過自己,大家巴結自己都還來不及!她恨這個不把自己放眼里的女孩,一個怪胎!

“呵呵,呵呵,嫉妒?”喬莎嘴角一撇冷笑道“是啊,好嫉妒!一個需要自己四處打工的男朋友,似乎很難找吔”

“那我祝福你有一天會找到”蘇蔓微笑著看著喬莎有如腐壞牛奶般扭曲的臉,她才懶得理這種虛榮自私狹隘又自以為是的女孩! 她打開奶茶蓋子,喝了一口“味道真不錯,至少這是勞動所得,不像某些人,如果不是依靠別人,可能連這樣一杯奶茶都喝不到”

喬莎臉色蒼白,“蘇蔓!本來我們可以成為朋友的”她恨恨地說“可你搞砸了!你會后悔的,我保證”

“我好恐懼啊”蘇蔓沖著離開的喬莎背影喊道!然后在圍觀的女孩目瞪口呆的注視下,一口氣將奶茶喝光!

蘇蔓自認為生活在一個簡單的世界里!她對女孩所喜愛的那些花哨的衣飾絲毫不感興趣,即便如此,最簡單的衣服穿在她身上也會呈現出最美妙的光彩!

她對周圍人不自覺的羨慕的目光習以為常,她知道他們羨慕自己擁有超出一般的外表,還有富有的家庭,使得她的生活可以毫無顧慮!但只有她自己懂得,在光鮮的表象之下,那顆沒有歸屬的心有多孤獨!還有現在,那種隱隱的被陌生人窺探所帶來的彷徨無助。

她有一種預感,自己原有的世界馬上就要崩塌,一種神秘的力量將牽引她離開既定的軌跡;她看著奶茶盒上兩個手拉手的卡通小人天真無邪的笑臉,似乎又聽到耳骨深處陌生又熟悉的低吟回聲!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幻想小說排行

人氣榜

X

掃一掃,查看手機端!

时时彩平台评测网 电子游戏注册大全 双面盘彩票台倍率 三公游戏软件 幸运飞艇冠亚和值走势图官网 刘伯温四肖免费资料大全 彩票破解器手机app 二人棋牌有哪些 北京快3稳定计划软件 必中一位 每天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