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评测网

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手機版

拇指閱讀 > 女頻 > 恐怖 > 陰間愛人

陰間愛人

過江卿作者 著

恐怖連載

那天晚上一個老太太找我碰瓷兒,我以為她要坑錢,沒想到死活要把孫女嫁給我……三書六禮手續齊全,鬧著玩一樣的娶媳婦兒,午夜卻真的有女人爬上了我的床!渾身冰涼兩眼無神的漂亮妹子對我說,冥媒正娶的媳婦兒,要負責一輩子! ...

65.3萬字 更新:2019-03-18 15:49:41

在線閱讀
分享到:

收藏書架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過江卿所著小說《陰間愛人》又名《冥煤正娶》、主角陳天佑小在線閱讀,故事主要講述了陳天佑下班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個碰瓷的老太太,非要把她的孫女嫁給這個莽撞的小伙子,為了不讓對方逃跑,還把他的生辰八字給要了去,剛開始這個小青年沒當回事,可回家卻發生了很多靈異的事情,讓人很是震驚,當陳天佑被整得暈頭撞向的時候突然想起了昨夜的事情..............

陰間愛人

《陰間愛人》節選免費試讀

旁邊的人看著我們撿完尸骨,臉上都有不好意思的表情。

他們應該也是孫家的什么人,親戚朋友什么的,別人尸身在他們墓里沒了,追究起來他們肯定有責任。如果我是個耍賴的,現在就是最好機會,碰瓷的最佳時機啊,賴著他們把頭找到,找不到嗎?那就賠錢……還好我不是那種人,我也知道是有別人下的手,反正樊家不要送回去了,我不說也沒別人追究這個事。

我們把尸骨撿到一塊黑布里,然后包起來,讓大熊帶著先走,我再跟其他人告辭。

寒暄客套了幾句,我也追著大熊去了,留下他們把棺材給埋上。

這樣帶走的話,陰婚是不圓滿的,我五叔絕對會擔責任,至于是什么責任誰罰的,書上沒有說,我想應該是城隍吧,執禮人供奉城隍,不是他還有誰,可上次遇到的是不是他?

我和大熊走在靜悄悄的夜里,打算找個地方把骨頭燒了。

遠遠離開村子,前面有條河,我選擇了這個地方,有水的地方萬一出事還能救火。

大熊還不明白我的意圖,我對他說:"在這里,把骨頭燒了,裝進小壇里。

他一聽,立馬對我豎起了大拇指:"高明啊,這樣拿回去人家就不知道頭沒了!

還是想著錢啊,好吧,我就把那錢分一半給他,反正下次還得叫上他。

我找了個土坡,在靠近河岸的一面開始挖窯,讓大熊去找木頭,很快他就找到了一大堆干的,我丟進窯里燒了起來,等里面燒出通紅的炭火。

這時候大熊忽然對我說:"河里有個人?

我回頭看了一眼沒看清,又繼續燒火說:"都這時候了,怎么可能還有人。

真的沒騙你。"大熊又捅了捅我,"看起來好面熟,好像就是上次酒吧里你讓我送回去的那個女人,怎么她家也在這個存?

你說誰?"我猛地轉過來,讓大熊指給我看。

真的,在月光下,河邊水面上飄著一個人頭,長發,距離并不遠,果然是小婷!

可這么晚了,她怎么潛在水里?

本來她就一路跟著來的,事實上我并不太驚訝,只是她之前都沒讓別人看到,這時候大熊怎么就看見了呢?上次酒吧出來的時候她也讓大熊看到過一次,可這回不一樣,剛才辮子姑娘還警告過我,現在的小婷很危險,她可能隨時不受控制。

開棺的時候她也沒出現,可能是出了什么問題,我朝四周望,辮子姑娘在附近嗎?

不確定辮子姑娘在身邊的話,我現在真不敢靠近小婷,現在她裝神弄鬼的,為什么泡在水里看著我們,還吸引了大熊的注意,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大熊又說:"嘿,她對我們笑,你快上吧。

我說:"上個屁啊,你怎么隨時隨地都能亂來,這事情可不妙。

你不上我上了啊,這不算搶你的吧?

你也不能上,這附近哪有人住,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不對勁。

大熊站起來嗤笑:"你膽子也太小了,附近沒人住才對了,人家一個大姑娘晚上到河里洗澡,附近有人才不正常,再說,我們不是人嗎?

我一把將他又拽了下來,咬牙告訴他:"你知道她是誰嗎?

大熊不滿地看著我,我指了指地上的骨頭說:"這副尸骨,就是她的。

他愣了有足足十秒鐘才說:"你少蒙我,拿鬼嚇唬人,你當我還小呢?

見他不信,我拾起一塊石頭就往水里砸,大熊驚訝地看著我,顯然不明白為什么我要用石頭砸美女,這顯然不是咱們的作風。我也沒砸中,砸到小婷旁邊,她往一旁游開了,在月光下可以看到后面有蛇形的波紋,我忽然想到了什么。

你看見她身子了?

大熊伸著腦袋:"我倒是想看,水里太黑,

我提醒他:"這里可是岸邊,水淺得連腳背都沒沒過,怎么會看不見?

大熊一愣,轉身要走過去看,我拉住他,又往水里扔了塊石頭。

這回看清楚了,那塊并不大的石頭砸在剛才小婷的位置,居然冒出了水面。

她再瘦,身子也不可能連這塊石頭的厚度都不夠吧?

小婷又游到了另一個位置的岸邊,在月光下朝我們笑,笑得很詭異。

大熊也覺得不對了,不再堅持要過去,對小婷喊道:"你過來!

她還真過來了,游上了岸邊,果然只有一顆腦袋,到了岸邊就開始滾,居然能往坡上滾!

這下大熊被嚇得叫娘了:"媽呀,只有一顆腦袋,快跑,趕緊跑!

跑什么,尸骨還在這燒著呢,我走了怎么辦,于是低頭找棍子當武器。

大熊在催我:"嗨,你還干什么啊,回頭我們找塊豬骨頭燒了也差不多。

這能差不多嗎,一般人可以隨便拿這個冒充,但我不行,我是注冊的執禮人啊。

大熊跑出幾步,發現我根本沒動,只好嘆了一聲跑回頭,彎腰撿了一根剛才撿到的粗棍子說:"你怎么這么死心眼呢,現在不是逞能的時候,鬼知道會發生什么事。

好感動的場面,沒想到大熊還真講義氣,但現在不是感動的時候,那腦袋快滾到跟前了。

我們一人拿根棍子守住窯洞口,小婷的腦袋到前面不足五步的地方停下來,擺正。

這時候她頭發好亂,臉上也沾滿了泥沙,看起來分外猙獰,我估計大熊得很長一段時間不敢碰女人。

把骨頭還給我……

那腦袋說話了,聲音十分怪異,沒有聲帶,仿佛是青蛙叫一樣呱呱的聲音。

這也許已經不是小婷了,或者是被人完全控制,反正我是不在乎的,恰好腦袋過來也齊了,上前兩步揮起棍子就打!

噗的一聲,居然讓我給打中了,白白的腦漿灑了出來,而那猙獰的面容卻還是對我們笑。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恐怖小說排行

人氣榜

X

掃一掃,查看手機端!

时时彩平台评测网